我為人人——棄保護主義保病人權益(上)

  我在去初提交的「制訂輸入非本地培訓醫生的新機制」議案終排上議程討論,並以三十七票贊成、兩票反對、一票棄權通過,證明增海外醫生以解求醫時間長的問題,已成社會共識。《施政報告》上周出爐,我於問答大會中追問特首相關議題。

  醫生荒導致求醫難,源於一班保護主義作崇的醫委會和醫生,明知公立醫院醫生不足,卻反對輸入醫生,刻意製造「供不應求」,深怕牽動到可觀的診金水平,故多年來為延緩海外醫生在港取得正式執照無所不用其極,例如要從事某專科多年的醫生應考與其專科無關科目,令人卻步。

  特首回答我時表明了決心,希望打「和平無硝煙嘅仗」。我個人認為此言論不代表特首怕得罪甚麼人,而是希望對社會傷害減到最低,不想「屍橫遍野」,盼各界做好心理準備,包括要醫生屏棄保護主義。為解燃眉之急,政府表示有意引入屬第二代香港居民,富有經驗、有質素、於海外獲專業資格的醫生回港執業,這批人人數不多,對醫生收入完全不構成影響。

  醫生們,請停止用四分一世紀前港人對內地醫生的誤解,去「妖魔化」所有海外優秀醫生,並應以香港整體利益行先,不應再只顧個人利益而危言聳聽。「有競爭才有進步」,醫護界良性競爭,最終得益的會是市民和醫生自己。

張宇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