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不停蹄——失敗了 又如何

  上回提到,被喻為「國民寵物」的Haru Urara,在1998年至2004年六年賽馬生涯中,一場不贏,卻贏盡日本人心。Haru Urara的效應,更讓一個瀕臨結業的馬場「起死回生」。

  Haru Urara是日本高知縣馬場一匹小馬,天生膽小,即使是微弱的聲音也可能會嚇牠一跳;再加上牠長戰長敗,在日本隨時可能會被送往屠房,可是Haru Urara每每看到其他馬匹被送離時總是滿眶淚水,練馬師宗石(Dai Muneishi)不忍心放棄牠。

  2003年高知縣馬場經營困難面臨倒閉,無計可施下馬場的公關唯有藉Haru Urara的長敗故事來作推銷點子,沒料到Haru Urara的故事感動了日本社會。2004年3月22日,就連當時被視為全國最好的騎師武豊(Yutake Take)也特別前來策騎Haru Urara,希望給予支持。

  跟老友提起這故事,他說:「武豊跟香港也有一點淵源,他曾多次來港作賽,包括2004年年底來港出席國際賽,與法國代表蘇銘倫並列冠軍騎師。」由他來策騎這匹日本「長敗名馬」,自然成為了全國大事。

  當天,Haru Urara的支持者擠滿了高知縣馬場。雖然整天下着雨,但當武豊騎着Haru Urara出場時,陽光破雲而出,帶來希望。在歡呼聲中,Haru Urara出閘,雖然起步不順,還是努力向前,最終還是跑第十名而回。

  老友續道:「武豊事後接受訪問時說:『跑了首三百米,我已知勝不了。』但我想若果這馬勝出,只怕是反高潮、令日本人失望吧。」

  當天在場內觀賽的馬迷,縱使輸了賭注確仍然向Haru Urara歡呼喝采說「多謝、多謝」。武豊賽後也騎着Haru Urara,儼如得勝者般繞場一周向支持者致謝。而馬迷數百萬元的投注最後成功讓高知縣馬場「起死回生」,毋須倒閉結業。

  這可說是Haru Urara「馬氣」的高峰。然而,牠再跑多七場賽事後,其馬主因為與賽馬場意見不合,帶着Haru Urara離開高知縣,曾是「國民寵物」的牠瞬間離開公眾視線。十年後、即2014年,位於東京近郊千葉的一個小農場向外求助,說獲送贈Haru Urara,卻欠缺資源,須籌募經費,這時日本社會才知其去向。幸好,Haru Urara粉絲們沒有忘記牠,最終籌得經費讓牠頤養天年。

  Haru Urara的現象可說是一個傳奇。一如宗石在美國的紀錄短片The Shining Star of Losers Everywhere中所言:「如果社會只重視勝者,現代人生活便會是不間斷的競賽、是一場戰爭,只分贏家和輸家。如果你自己感覺已經竭盡全力了,但還是失敗,你仍然值得稱頌。很多馬不怎樣努力,但Haru Urara總是拼命地跑到最後。」

馬識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