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不停蹄——踏破鐵鞋有玫瑰

  因緣際會,看到馬會主席陳南祿在他的沙田馬場廂房擺放了一朵鐵的玫瑰,我向他查詢這支「奇葩」,他居然一下子遞了給我。拿在手中原來份量很輕,手工精巧,正不知何解,原來是馬會的釘甲匠用廢棄的馬蹄鐵趁空閒時打造的手工藝品。令人不得不佩服他們既有一門好手藝,更有好心思。

  跟外國不同,釘甲匠在香港可說是極為冷門的行業,全港只有約四十多位。看這朵由鋁打造的「玫瑰」手工精緻,但可別以為釘甲匠只須打鐵打鋁便可,他們還要懂得馬匹的身體,尤其足部結構,才能為每匹賽駒打造四隻合適的鐵鞋,否則馬不舒服,影響馬匹的心情與健康。所以,在外國如英國,釘甲匠須先領取專業牌照,方可替馬匹打造馬蹄鐵。

  「你知道嗎,『無腳便無馬』!好好保護馬匹四隻腳至為重要,絕對不能看輕釘甲匠的工作。」有馬會中人曾着緊地跟我說,「一些人誤以為釘甲匠只是體力勞動工作,但其實學問可多,學員須接受為期至少四年的訓練,而最初6個月須學習認識馬匹及如何與馬匹相處,至第3年才可以開始學習為馬匹換馬蹄鐵。」

  釘甲匠滿師後,獲分配到指定馬房為馬匹度身訂造合適的蹄鐵。在移除磨蝕的舊蹄鐵後,他們須檢查馬蹄、用銼幫馬匹磨蹄甲兼去死皮,然後再釘上新的蹄鐵。蹄鐵每隻都特別度蹄訂造,因為每匹馬的蹄形跟大小都不一樣。考功夫的是落釘要準,確保釘在硬甲部份,才可保護馬腳。出賽馬匹會採用鋁造的蹄鐵,取其較輕身,參與馬術的馬匹則用鋼造的。馬匹通常三、四星期換一次蹄鐵,舊的可以熔過再打造新的。

  「馬匹超過一千磅重,有的頑皮、有的膽小容易受驚,釘甲匠要抬起馬腳幫牠們換馬蹄鐵,要懂得與馬匹溝通之餘,體力也不可小。」釘甲匠的手藝及藝術品味就像主席房中的鋁玫瑰一樣突出。

  在外國,有人還會把馬蹄鐵掛在家門或車上,以自求好運。我想,馬蹄鐵也該是不少人愛收藏之物,若有馬王勝出大賽時用過的馬蹄鐵拍賣,相信必廣受歡迎。

  「簡單的一個馬蹄鐵,內裡包含不少專門知識。」看着這朵「玫瑰」,在場的女士不禁讚嘆說。「平日在中環看那些意大利名鞋動輒萬元,名牌涼鞋也要數千,貴價卻不一定舒適,且只可在店鋪試穿,沒有如馬蹄鐵般度腳訂造。比較起來,馬匹可算受盡呵護。」其丈夫在旁喃喃自語:「我情願為你訂造馬蹄鐵,好好呵護你雙腳,還可以呵護我的荷包啊!」

馬識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