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23日 星期日
  • 18º
  • 86%
  • facebook
  • Weibo
  • RSS

馬不停蹄——艷福無邊

  要讓賽馬活動更上層樓,按道理應全面做好賽馬生態鏈每一步,即育馬、訓練、買賣、參賽,而最後一步、讓賽駒參賽是勝是負,既是馬匹價值指標,也可說是前三步的成果總結。優質馬匹在賽場上成功,身價馬上大升,其配種價值更增加不少,對提昇馬匹質素亦是重要。

  香港的賽馬活動雖然達世界級水準,但受到地理環境所限,香港一直只可專注於做好賽馬活動,從來沒有發展育馬業。所以,香港馬匹都是從外地入口,以閹馬為主。馬匹退役後大都被送往騎術學校服務或往外地牧場頤養天年,甚少轉為種馬。

  環顧世界各地,育馬業蓬勃,曾贏取錦標大賽的馬匹,退役後往往成為炙手可熱的配種馬,繁衍優良血統的後代。不過,此行業堅持自然方法,馬匹並不能透過人工授孕來傳宗接代,必須安排雄馬與雌馬交配,而雌馬一年只能懷一胎,雄馬則在春天發情,因此有生意頭腦的育馬者便讓馬匹在一年之初,先到北半球配種,至下半年再運往南半球,經歷一年中第二個春天,與另一批雌馬交配,讓雄馬可盡其所能繁衍後代。

  像當年著名的種馬「丹山」(Danehill)比賽退役後便被安排穿梭於南北半球,在澳洲、法國、英國及愛爾蘭配種傳宗接代,但其配種限額亦經常早早爆滿。「丹山」子嗣繁多,而且身價不菲,當中包括有大家熟悉的馬王「靚蝦王」及前香港打吡冠軍「幸運馬主」。

  記得有朋友聽馬匹配種聽得忘形,一時忘記太座就在身旁,「嘩,下世投胎要做配種馬,退休後生活無憂,食好住好伴侶更可日日不同,風流又快活。」太太反著白眼,然後冷冷說:「艷福不淺?沒有相當體力的話便不能消受。」

  「兩馬交配,快如『白駒過隙』,而且又有許多人在旁監視。馬匹也有情緒有好惡,有時雄馬對那匹雌馬不甚發情,牧場會安排牠喜歡的雌馬先作激勵,待雄馬忍耐不住就把原來的那一匹雌馬拖出來。最終交配的雌馬,並非如其所願。」

  「『丹山』在2003年於牧場因意外傷重不治,是否由於操勞過度以致步履不穩,不得而知。但做種馬隨時身心俱疲,並非等閒之輩可以捱得住。看你樣子,真的還想下世投胎做馬不做人?」在場人士,那還敢出半句聲。

馬識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