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不停蹄——贏輸有時定

  看不同年代的馬票,有時可以一窺時代的轉變。

  馬票雖旨在吸引那些對賽馬沒多少研究、又想發一筆橫財的人來碰運氣。然而,因為獎金豐厚,我們一眾打工仔當年亦熱衷用兩元買一個夢。今日回看五十年前那艱辛年代的「馬票」,感慨良多。

  在七十年代初以前的馬票,設計以至選用的顏色較為簡單,而且在馬票上只印有英文,並無中文字。然而,在1973的馬票,已見到以英文及中文雙語來說明賽事名稱、日期以至馬票售價。而馬票的設計亦漸見多樣化,有時會用綠茵場上賽馬照片,有時則以舊跑馬地的歷史性油畫來作為馬票的圖樣,色彩漸見繽紛。而在馬票上,亦會見到印上負責的董事名字。

  不過,多年不變的是馬票採用不同的防偽措施,確保領獎者手持的並非偽冒彩票。防偽措施包括馬票蓋印。在市民買入的馬票上,蓋印只得一半,另一半則保留在存根,一旦中獎,馬會便拿着中獎者手持的彩票與存根一併,若能拼出一個完整圖案,方為貨真價實的中獎馬票。

  馬票牽涉的獎金金額鉅大。就像我手上一張1975年1月18日香港打吡大賽的馬票,還記得當年勝出這場打吡賽事的馬匹是Breathing Exercise,中文名是「氣功」。第二名的馬匹名為Resourceful、中文名是「才源」,與廣東話「裁員」同音,認真大吉利是。第三名是Bourbon Street、中文名則叫作「補品街」,是否以紐奧良的名街為名,則不可查究了。

  那場賽事,馬票頭獎得獎者可獲67萬港元,二獎和三獎也分別有16萬及8萬4千元;而中獎號碼之前一張或後一張彩票,亦可獲得安慰獎金。在1975年這肯定是一個大數目。當然,售出的馬票數目越多,頭獎獎金亦可升至逾百萬。那時除了馬會外,政府也曾出過彩票。

  馬票確曾一度在社會掀起「狂熱」,但隨着後來博彩投注方式漸多,直至1977年、即六合彩推出後一年完全停辦。

  「買了那麼多年馬票,又有沒有機會中過?」老友邊看着我手中的珍藏馬票問。

  「命裡有時終須有。」我說:「還記得初出茅廬、第一次支薪,便立即趕去天星碼頭前的投注站買馬票,在那個奮鬥年代,中了頭獎馬票可以買樓了;當我正要排隊時,忽然有一男子怱怱走在前頭,搶先買了我前兩張的馬票。」

  「後來對一對中獎號碼,發現他買的中了二獎!」我還記得,當年在公司對了報紙上的號碼,非常沮喪;跟同事說:「我真無橫財命,又無中獎運!」同事不單沒表示同情,還奚落一番,說:「做人怎可以整天求中馬票!你應努力工作,腳踏實地,不斷進修,力求上進。我贈你兩句:『安分守己打份工,無謂發夢變富翁!』」

馬識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