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90%
  • 2022年8月14日 星期日

馬識途 - 半途中止|馬不停蹄

我記憶中,賽馬日也有因為種種原因而需要取消的。以前取消賽事,不單電台、電視馬上有宣佈(今日還有網上或手機通知),而且電車亦會把目的地顯示,改成「今日賽事取消」;投注站亦懸起告示,相當「大陣仗」。

但半途腰斬的情況真的不多。自從五十多年前賽馬職業化以來,就算賽事中途發生一些意外,餘下的場次仍要繼續;而且所有的應變措施,預先已經計劃好,以容許當日的賽事如期完成。

不過,我自己卻親身經歷了一次極其罕見、「半途中止」賽事的賽馬日。

當日是2009年5月24日沙田賽事,我是當值的監場董事。那天重頭戲是「亞洲電視盃」,安排在第八場,由第一班馬跑1,600米。當日雨下得特別大,看台上依然滿座,馬迷興致勃勃,亞洲電視亦藝人盡出,氣氛相當熱鬧。亞洲電視也有現場轉播盛事。

平日下雨,仍可跑馬,然而那天開場之後,雨愈下愈大,較早的場次還有熱門取勝,到了第五場已經有些馬匹,受濕地及大雨影響,頻頻爆冷。第六場,獨贏更是一匹25倍的大冷馬。騎師和馬匹跑畢回來時,好像是在泥塘爬出來似的,連綵衣的顏色也看不清楚。

我們連忙召集所有騎師,詢問他們的意見。有幾名騎師說,雖然情況不理想卻還可以繼續,但要是雨再大一點,看不清楚前方,或是泥頭太多,或跑道出現太多坑洞,就要考慮停止賽事了。當日在場的資深騎師,包括潘頓、韋達、柏寶、白德民、馬偉昌、勞愛德;以及一眾本地騎師,如梁家俊、賴維銘等,意見都大致相同。

天氣仍然沒有轉好,惟天文台預測,雨雲中有空隙,即是說,雨勢在未來一小時會稍歇。大家於是決定再跑一場。

重頭戲要開跑時,雨勢沒有減退反而加劇,風向亦有些改變。騎師賽後回來說,連前面的馬匹都看不清楚,大量泥土打在騎師的眼罩及臉上,非常危險。再者,跑道亦可能出現凹凸。

記憶中,那場亞視盃,韋達騎的「好日子」屬大熱。結果,那天日子不太好,他以半個馬位輸給柏寶。有個馬場員工形容,這已不是賽馬,是泥鴨子在競跑!

不過頒獎儀式照樣進行。隨後宣佈賽日完結,餘下的比賽取消。

當時亞洲電視的大股東是台灣旺旺食品集團的蔡先生,特意來找我。我心想,要說些道歉的話,如天公不造美、好事多磨之類。他卻非常客氣地表示,感謝馬會在這惡劣天氣下,仍堅持把「亞洲電視盃」這場次跑完,並可進行頒獎。非常高明得體。

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現場馬迷離開時,秩序井然。

馬會當然也損失一些收入。 之後大家笑說,要編排賽事的那位外籍高層,保證以後天氣不影響賽馬。他說:「吓?難道我會跳停雨舞?無論如何,我姑且跟『上面』聯絡一下!」

到了十多年後的今天,中途要腰斬賽事的,寥寥可數。這位外籍高層今日還在馬會工作。每年五月仍然不時有雨,賽事卻未受重大影響。不知他有什麼法寶?

有馬場資深人士說,「真有點法寶!你知道嗎,1963年香港鬧水荒,四天才供水一次,當年五月有三百多名高僧和尼姑帶了幾千善信,到跑馬地馬場進行求雨儀式,可能他們法力太高強,自此五月雨水不絕!但自從這外籍高層來了之後,雨雖然有,馬大致上都可照跑!」
馬識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