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72%
  • 2022年8月15日 星期一

馬識途 - 東京另類風情畫|馬不停蹄

這兩年最大的遺憾就是不能外遊。雖說回港隔離日數已縮短,但也實在受不了,訂機票酒店也麻煩。而且又怕航班及隔離期會突然改變,大失預算。有些地方還有入境限制。要「搵食」的上班族,不想把年假悉數用在隔離上,所以我很明白大家「被困」的壓力。對我這類退休人士,雖然有「終生無薪假期」;我卻感覺更慘。何解?

香港男性平均壽命是81歲,剩下年數已可計算,而且再多幾年未必能像今天這樣,可以背著重重的相機到處走。別說上山下海,連廁所、車程、排隊、安全、人潮等,都可能成為重要考慮。所以,這兩三年實在是生命中的旅遊黃金時期,只可惜如願未償。

朋友說,要是開關,首先要去日本!但不想只是購物、觀光,想去些受當地人歡迎的地方,問可以做什麼?

到當地馬場肯定是我的推薦。特別是在賽馬盛行的日本。

東京有兩個「日本中央競馬會」(JRA)管理的大馬場,分別是東京府中競馬場和中山競馬場;若有機會必須到其中一個,體驗一下。此外,東京還有兩個不是JRA旗下的馬場(即大井和船橋)。

因為這兩個馬場奇大,即使交通方便,「電車」直達,要走的路仍有不少。東京競馬場可容納超過22萬人;中山競馬場也可以容納逾16萬人(香港沙田馬場不足十萬人)。兩個馬場的跑道又闊又長,有時還用作障礙賽。

每逢大賽便人山人海,感覺比秋葉原還要擠迫!入場費大概是200日圓。許多人扶老攜幼,一家大小到來觀賽。我記得世界上除了香港之外,都是容許小孩入場的。

除了座席,記得還有一處可供野餐的地方。天氣好時,實在可以在那裡渡過一個非常寫意的下午。

日本大賽事,騎師出場時都一字排開先行鞠躬,才去上馬。到了入閘時,司閘員穿著正裝出來,升上一電動司令台,把紅旗一揮,小銀樂隊隨即奏樂;馬匹開始魚貫入閘。現場觀眾情緒高漲,齊齊揮動小旗或其他物品一同打氣,萬眾雷動,蔚為奇觀。日本觀眾很文明、有禮,香港遊客夾在人叢中,亦不會感到不安。

通常每場出賽馬匹數目很多,賽事刺激好看。投注種類又多,玩法也吸引。但論飲食,還是香港馬場好吃。我們的味蕾大抵都被寵壞了吧。

其他印象很深的,包括距大阪不遠的阪神競馬場。這也是一個大馬場。我第一次去,是在1979年,剛好碰上櫻花季節,賽道旁種滿盛開的櫻花,比許多熱門遊客區更好看。

還有京都、小倉、札幌及中京競馬場;但論規模、設施,還是會介紹朋友先去東京的那兩個JRA競馬場。上JRA的網頁還有英文介紹,搜集資料絕無困難。

我到過日本馬場幾次,有當地人邀請,我也「一盡責任」酌量下注。但因為對當地馬匹全不熟悉,評論和貼士又看不懂,基本上都是「外匯捐獻」。增加了旅費開支、減少了購物飲食的預算;加多了太座對我的埋怨。
馬識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