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8º
  • 82%
  • 2022年10月2日 星期日

馬識途 - 無所遁形|馬不停蹄

科技發達,我們身處任何地方,基本上都不難被追查得到。有人說,四處都有攝影機,扯上了私隱等問題。其實,不止是攝錄鏡頭,付款卡、智能工具,例如手提電話就已經有記錄,甚至顯示了個人行蹤及活動呢。不過,攝錄鏡頭也提供了許多方便,包括準確的紀錄,及一些我們肉眼看不到的瞬間;用於賽事的研判工作上,是鐵證如山的憑據。

足球比賽現在採用「視像助理裁判」(VAR)來判決入球、出界及越位,連小動作也逃不過電眼。賽馬更是希望做到滴水不漏,香港馬場,拍攝跑馬的鏡頭有好幾個,在不同角度都對準奔跑中的馬匹,務求達到最嚴格的監管水平。每次有騎師犯規、橫越其他馬匹,甚或發生意外等,翻看影片就可以看到每個細節,狡辯也沒有用。

但有哪個事件是最令人難忘的呢?

對我來說,相信是2008年尾一場在沙田舉行的賽事。賽事初段、轉首個彎位時,騎在內檔、穿黃色綵衣的法國籍騎師,因前方被領先的馬匹擋着,他想把馬拉出超前,奈何外檔又被另一匹穿藍色綵衣、本地騎師策騎的馬匹擋著。法籍騎師情急之下,居然動手「觸碰」本地騎師的身體,令他差點失去平衡。本地騎師一怒之下,策馬向前,用手肘意圖「還擊」。兩人賽後隨即被傳召問話,錄影片段清楚顯示了這一段馬背上的「比武」事件。

監場董事判決一致,結果法籍及本地騎師都被重罰,分別被罰停賽16日及8日。今天兩人都已不在香港的綠茵賽道上比賽了。

也有不止一次在翻看影片時,看到馬匹碰撞、甩掉蹄鐵,或騎師用鞭時,打到旁邊的馬匹。更嚴重者,是有不盡力競賽或者不小心策騎,有時甚至可能影響賽事的安全,有多角度的紀錄片,就能清楚檢視得到。

這些影片亦有助培訓新騎師及監管人員,而馬迷看過賽後報告或重看網上片段,也可明白比賽過程及事件經過。

我問一位澳洲籍的馬會資深高層,有無難忘的「錄影事件」。他說要是有關錄影的話,那在澳洲最令人津津樂道者,一定是1961年9月30日那場AJC打吡賽了。

當年著名騎師舒麥加(Mel Schumacher)的馬匹,與另一騎師Tommy Hill的馬匹短兵相接,到終點之前,舒麥加居然用手拖了對手的腿,藉以阻止其前進之餘,又可借力使自己向前衝,結果首先過了終點。事後Tommy Hill即提抗議,舒麥加才知道那天是馬場第一次用包括正向巡邏影片的錄影,所有小動作無所遁形。舒麥加被罰終生停賽(後來獲得減刑)。

當然,在鏡頭都聚焦在你身上時,甚麼小節都逃不過「法眼」。但許多人以為「安全」的地方,其實都可能被錄影機捕捉到他們不想別人見到的行為舉止。

所以,不單在比賽場上不要犯規,在升降機內也請不要胡來。真箇「頂上三尺有神明」?對不起,今日的攝錄機器,三百尺外,也看得很清楚!
馬識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