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0º
  • 74%
  • 2022年10月4日 星期二

馬識途 - 年少妄為|馬不停蹄

前兩天和一些相熟的老馬主、老馬圈中人吃晚飯。飲了幾杯,大家說起少年時代的輕狂事。

席間有位前輩,居港逾六十年,在香港創出了一番成就,還成為大馬主,亦曾活躍於馬會的高級會員圈子。

問他為何喜歡跑馬,他說,來港時對賽馬不甚了了。當年他是新入行的會計師,考取專業資格後,來到香港一間外資會計師行工作。

那年代馬會聘用該會計師行監管賽馬日的運作,所以那些由外地派來的年輕「幹部」,都會去馬場當更。

他們站在前線工作人員的背後,其實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要做。六十年代,賽馬是在星期六中午前開跑,然後有午飯時間。這些工作人員有免費午餐,每次出勤更有100大元的津貼(當年100元是非常多的錢);賽事結束後,又可到馬會的酒吧喝啤酒,所以那些年輕人,都視這馬場工作為優差。

他說自己當時年紀輕,比較沒有節制,經常在周五、週末晚上喝得很晚才回家。六十年代末,馬會開始電腦化,計算投注及賠率逐步採用電腦。這會計師行的工作,亦包括監察電腦運作。

他說,一次到馬場當更,因為前一個晚上喝得較多,在馬場坐著坐著、盯著電腦控制屏幕,又長又悶的時間,不禁就睡著了。整個人在座位上向前俯身,剛好撞到那「停止售票」的按掣,整個馬場的售票系統馬上停頓。然而,那正是賽前投注的高峰時刻,其他工作人員大為慌亂……他形容那次真的很「大鑊」,幸好沒被「炒魷魚」。

另一名老友是馬會資深會員。他說,二十多歲時,幹過最「過癮」的事是作弄一名同事。當時他在一家外資公司工作,同期有名小子,剛畢業,是那種在外地聘用後、派到香港的嫡系,又據聞出身望族,所以氣焰、態度和脾氣,都令同事受不了。

一天,這老友和同事複製了一張給公司主席(身兼馬會董事)的邀請卡,在其中打上這小子的名字,「邀請」他參加週末的賽馬盛事。

這小子受寵若驚,用心研究了賽馬資訊、穿上講究的服飾,按時赴約!

其後發生什麼事,可以想像;但亦可能不堪設想!
馬識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