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馬不停蹄
作者:
馬識途

「馬匹倘若沒有騎師策騎,卻如飛箭般首先衝過終點,那算不算贏?」答案當然是不。按照賽事規例,所有馬匹必須有騎師策騎,否則即使賽駒跑得如何神速,馬背上沒有騎師,最終也無緣奪魁。過往曾出現過騎師尚未準備好、未騎上馬背,馬匹便衝閘出場;像2003年一場賽事,參賽馬匹「足以致富」在閘廂內煩躁不安,後足豎立,騎師唯有站在其閘廂內側的間隔上;最後,「足...

詳細

看奧運會及全運會的田徑短途賽跑項目,選手一被裁定偷步,立即取消出賽資格,這看來極度嚴苛,但若輸贏只差一線時,保證起步公平是必需的。賽馬又如何呢?馬會賽事規例也有規定,所有參賽馬匹要公平出閘,不容許任何馬匹可以「贏在起跑線」,確保投注者利益。當然,馬會亦指明出賽馬匹必須入閘、出閘順利的要求,方可以出賽。偶然有馬匹在閘廂內不規矩,引致閘廂故障...

詳細

若果騎師在過終點時墮馬,是贏還是輸?賽馬與其他世界級運動一樣,受到賽事條例嚴格監管,一不小心隨時會被取消資格。不過,有時贏得了賽事,過程卻驚險萬分、甚至離奇得難以置信。騎師在終點處墮馬便是一例。2019年1月晚香港快活谷夜賽,賽駒「精明才子」以領先姿態跑出,豈料剛剛衝過終點一刻,突然失蹄向前一跪令法國籍騎師巴度應聲墮下。幸好巴度只受輕傷,...

詳細

看不同年代的馬票,有時可以一窺時代的轉變。馬票雖旨在吸引那些對賽馬沒多少研究、又想發一筆橫財的人來碰運氣。然而,因為獎金豐厚,我們一眾打工仔當年亦熱衷用兩元買一個夢。今日回看五十年前那艱辛年代的「馬票」,感慨良多。在七十年代初以前的馬票,設計以至選用的顏色較為簡單,而且在馬票上只印有英文,並無中文字。然而,在1973的馬票,已見到以英文及...

詳細

「發橫財」是不少人的夢想,那管是買股票希望股價飈升、一注獨中六合彩金多寶,還是從前希望中馬票,總之凡人皆想獲意外之財。話說回來,今天年輕一代恐怕未聽過「馬票」、遑論懂得怎樣發音。馬票讀音是馬「標」,早在二十世紀初已公開發售,曾在香港掀起了熱潮。馬票的出現,大概是仿效上海跑馬總會在二十世紀初推出的「香檳票」。「香檳」之名,取Champion...

詳細

新一年度馬季將於周日(9月5日)開鑼,一眾老友飲茶聚首,總結上季得失。有老友說:「上季埋單計數原來還是輸了一點,惟有當作做善事吧。」席間有在馬會工作的朋友聽罷,即時糾正說:「贏輸也是做善事啊!」他續說:「很多人誤以為,馬迷輸錢『鋪草皮』便是作公益慈善,但實情是任何投注,皆是回饋社會。」他指出,若本地賽馬投注額有100元,當中83元作用作派...

詳細

和人溝通,可用文字言語,但要知馬的心情又如何做到?馬匹不懂說話,那便要看懂他們的身體語言,例如若馬匹雙耳聳起,代表牠們開心及對周遭事物感興趣;若朝向前方則代表牠們對事物感到好奇。然而,若雙耳向後平放,則是鬥心已起。雙耳一前一後,則意味牠們不開心,或感到疑惑。不過,馬的耳朵轉變方向,或只因附近有突如其來的聲音引起牠們注意而已。除了耳朵,也可...

詳細

你看了兩星期東京奧運會,得着是什麼?香港運動員受疫情影響、事前未能往海外比賽及訓練,但仍悉力以赴、創出前所未有的佳績,絕對值得我們鼓掌。看罷奧運,我還有兩點感受。第一,我們必須大力支持和鼓勵運動。體育對個人、特別是年青人的發展及生活平衡極為重要,家長和老師總不能以考試成績作為唯一目標。而且,即使不是參加奥運,運動對所有人都有益處。馬會一直...

詳細

賽馬可能是輸掉比賽最多的運動。馬匹參賽,大部份都會輸。這完全可以理解;一場賽事有十四匹馬參賽,只有一匹獨贏。現實中,只有極少數馬匹會連贏十數場。所以每次有自己旗下馬出賽,那管馬評家怎樣說好、圈內人如何有信心,最好的心理準備就是不要肯定贏得了。你不信?請看數據。今屆冠軍練馬師方嘉柏派出馬匹參賽共有640次,只有79場拿到冠軍;換句話說,他的...

詳細

最近每天都看到電視及報章上報道新冠病毒取樣化驗,及查索病源等,這令我想到賽馬的檢查化驗。香港賽馬活動進步有加,達國際最高水平,其一重要因素是賽事公平公正。要確保賽事並無弄虛作假,有賴賽前、賽後嚴格監控及禁藥檢查。馬會賽事化驗所自1970年成立以來,從未有正式樣本出現化驗結果有誤的情況,可見其水準之嚴格。難怪,化驗所同時獲得國際馬術運動聯盟...

詳細

對於不少觀賞賽馬的人來說,看見馬匹戴上頭罩、羊毛鼻箍,樣子煞是可愛,他們會問:「為什麼這匹馬戴了眼罩?為什麼那匹有個東西捲在頰上?」其實馬匹每一樣配備有其獨特作用,且事先須得馬會批准,全無「爭上鏡」之意。用了對的配備,表現或會截然兩樣。要了解馬匹需要什麼配備,必先了解其性格。馬匹雖有逾千磅重,但性格純良,容易受驚;為了讓馬匹在賽道上有更佳...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