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無疆界系列——一途資本創辦人嚴冬傲 日本經濟「不再失落」

        談到日本經濟,可能大家仍會想起「失落的二十年」,但其實當地經濟質量、產業結構,以至國民生活都在掀起一場變革。曾在日本生活15年、專注投資當地科技創新企業的一途資本創辦人嚴冬傲表示,日本經濟經歷轉型後,除了企業改變定位、達致更高質量收益外,在官方政策鼓勵下,國民亦拒當「社畜」,追求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情願藉提升工作效率,填補勞動力下降的不足。日本新一代精英,更在不少設立 VC Fund(風險投資基金)的著名大學協助下,踏上創業家之路,讓當地初創企業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終極目標是吸引投資者、以至踏足資本市場,賺取人生「第一桶金」。作為城大 EMBA 客席講師的嚴冬傲 認為,日本初創企業有不少值得香港投資者借鑑之處,希望將來可帶領學生造訪當地研究。

嚴:一途資本創辦人嚴冬傲

王:城市大學EMBA課程總監王澤森博士

徐:視野無疆界系列統籌徐燦傑(Prof J)

劉:頭條日報廣告部業務總監劉孟輝(Jacky)



王:嚴先生大學時期時在日本留學,之後曾在歐洲工作和深造,現時在香港定居,你覺得不同地方的經歷,如何影響你的發展?



嚴:我很早的時候已經在日本發展,首先是在那邊唸大學,然後又工作了很多年,總括來說,我在北京待了18年,在日本15年,在香港10年,所以可以說是每個地方過了三分之一時間;但我中間在英國、瑞士工作和學習,也大概有3年時間。在日本生活期間,最主要的是覺得他們做事比較Focus(專注),不會很浮躁,因為隨着中國在過去十幾二十年發展得很快,相反日本的經濟比較 Flat(平穩),雖然最近幾年增長還不錯,但相對中國,她的實力是在下降,所以日本人的意識是每件事要做得更深、更專注,希望以此取勝。另外就是日本企業文化的溝通比較細膩,比如說一個十幾人的團隊,做每件事前都要先取得共識,如果有一個人反對,其他人一定要把這個人說服才成事。你可以說這樣工作的效率偏低,但他同時也是很在意每一個團隊成員,讓大家按照共同目標把事情做好, 這個是對我較深刻的影響。



徐:近年香港政局不穩,加上國安法出台,不少港人、特別是年輕人計劃移民,日本曾表示希望吸納香港的金融業人才,如果香港年輕人到日本發展,你覺得是否一條好出路?



嚴:其實過去十年間,日本的IPO Public Market(新股公開市場)表現非常好,股市在過去十年也升了2.5倍,表現比鄰近的韓國和中國市場更好;在經濟方面,日本也是韜光養晦,做了很多的轉型。打個比喻,你看1998年的東芝集團吧,這家公司當時的年收入大概是500億美元,但淨利潤卻不到收益的百分之一,因為它本來是做一些消費電子、流動網絡相關業務,利潤率較低;但是這家公司在過去十幾年一直轉型,換成利潤比較高的基建、發電、B2B等業務,你看它在2018年的收益雖然只有400億美元,但它的淨利潤卻達到20%,就是因為找到新的定位。其實日本的其他大企業,例如 Sony、Panasonic、Toyota、NEC等,也正在經歷接近的處境。但是如果講到金融業發展,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最大優勢,是法治、稅制、語言和人才,可以說香港本來就是一個「千奇百怪」的地方,吸引各方資金,而且中國在發展時需要一個對外窗口,令香港的地位難以替代;相反日本比較單一,它的Home market(本地市場)很大,比較傾向於做自己國家的事情,也需要熟悉本地市場的人才,但如果日本要開拓一個甚麼「特區」來發展國際金融,與香港比較,她的天然優勢還不是太多。



王:最近你幫城大EMBA擔任客席講師,也了解過我們 EMBA 的課程,你覺得這個課程有甚麼可以改進的地方呢?



嚴:我覺得這個課程蠻具創意的,看過城大EMBA的課程設計、再比較其他院相關課程的內容後,能看得出來你們真的想做一個獨特的課程,藉此為學生增值,不只是為學生做一個拉關係、擴闊人脈的平台。但是,我覺得能讀EMBA的學生,在社會應該都已累積一些經驗吧,所以能夠讓他們進一步得益的,是讓學生們多到不同公司做一些參觀,跟他們的管理層和投資者直接對談,無論是創業家經歷的辛酸,以至投資者入股一家企業的考慮,都是值得大家參考的。打個比喻,大家都知道日本有很多百年老店,你如果去過京都就知道,不少企業都經歷了一百年、甚至兩百年的變遷,但對他們的Startup(初創企業)了解又有多深呢?這些企業只有二三十歲的團隊,他們有甚麼想法呢?我想大家應該都會興趣研究一下。當疫情完結、各國重新開關之後,我也願意帶你們的學生去拜訪日本企業,無論是家族公司、小規模的VC也好,特別是EMBA的每班人數比較少,和對方的交流也會好一點;但是如果是MBA課程一下子來了一百多人參觀,就可能會把對方嚇怕了!



王:如果城大 EMBA 找你當領隊,去日本拜訪企業,你覺得有甚麼產業或公司,是一定要去看的?



嚴:首先是從大學孵化的初創企業,我覺得香港的學者與企業高管值得去看一下,可以了解一下她們的「產學結合」是怎樣開始,再由大學協助孵化和發展,變成有一定規模的公司。 另外就是一些金融科技公司,日本相關企業有很多創新元素,值得香港公司學習,特別是他們開發的 API(應用程式介面,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 ,因為日本人不願再依賴傳統銀行提供金融服務,而金融科技公司正帶動整個資本市場的演變,我想這個趨勢與香港應該是一致吧。



受訪者簡介

 與本刊其他受訪者不同,嚴冬傲先生並非城市大學EMBA的學生,而是這個課程的客席講師。嚴先生曾在日本修學及工作15年,是經驗豐富的私募基金及創投基金投資者,協助歐美大型家族辦公室及高凈值人士,在中日兩國投資了超過2億美

元。

  他在2019年創立的一途資本,專注投資快速成長的日本科技創新企業,尤其關注互聯網、高科技及生命科學領域,並協助有抱負的日本科創企業進入中國市場。在此之前,他曾任德國寶馬家族旗下全球領先的獨立另類資產投資公司 HQ Capital 的董事,該公司自1989年起活躍於私募股權和房地產投資領域。嚴先生亦於亞太區頂尖私募投資公司FLAG Squadron Asia Limited 擔任副總裁,之前曾是Squadron Capital的投資董事;而在2011年加入Squadron Capital之前,他負責一家總部位於瑞士的國際商業戰略諮詢公司在中國的業務,包括市場開拓、項目管理、實施和人才招聘。他還曾負責聯邦快遞在日本,韓國和台灣的企業戰略規劃和業務流程優化。嚴先生事業之初,是在埃森哲的東京和倫敦辦事處從事管理諮詢業務。他擁有瑞士桑商學院(IMD)工商管理學碩士、以及東京工業大學的理學學士學位。

嶄新EMBA體驗:

驅動創新,聯繫亞洲,通曉融資

https://www.cb.cityu.edu.hk/emba/hk/

Jacky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