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看世界——愈窮愈見鬼?

  經營搬屋公司的朋友透露,疫情期間生意不跌反升,只是大屋搬細屋多,細屋搬大屋少,反映港人開始緊縮經常開支。能夠自我決定大屋搬細屋,即是還有選擇的能力。最慘是一班已住蚊型樓和劏房的居民,除了未能享受政府的抗疫援助外,更要被業主加租,簡直苦不堪言。

  有基層組織調查發現,劏房戶在疫情下收入不穩定,他們已住得很細,再搬更細的屋以壓縮開支的空間不大,然而有一成劏房業主不減租外,還要趁勢加租。組織呼籲政府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失業救濟金,針對輪候公屋人士提供特惠津貼,加快上樓安排。

  當局的扶貧政策一向荒謬,特別忽略「三無」(即無綜援、無公屋、無交稅)的市民和家庭。不少願意自力更生的人,都因為公司突然結業而失去方寸。所以政府有需要為自僱、低收入和失業人士提供更實際的援助,這樣才能解決他們的燃眉之急。

  純粹針對租金津貼,表面上可以減輕劏房戶的壓力,最終卻益了無良業主,實質改變不大。在公屋不可能突然增加供應下,唯有盡力減低失業率,增加人們可取得穩定收入的機會。最直接的做法是津助大小企業大量增加兼職和長職,寧願一份薪酬幾個人分,讓低收入人士有較大的保障。這樣既可減少褔利負擔,又能提升企業生產力。

張慧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