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看世界——網絡移民

  近日社交網絡掀起移民潮,美國民眾多由Twitter搬去Parler,而香港人就選擇由facebook搬去MeWe。今次搬遷並非因為潮流,而是高科技霸權行為讓不少網民忍無可忍。他們明白若不及早在另一個平台經營,日後可能任由宰割或被滅聲。

  美國總統大選以來,Twitter和facebook明目張膽地打壓右派網民的手段愈來愈偏頗。有爭議的內容除了限制傳閱外,還被直接刪文或暫停帳戶。如果特朗普在Twitter沒有近九千萬個追隨者,加上還是總統的身份,相信Twitter早已永久刪除他的帳戶。facebook為了賺錢不斷更改演算法,降低專頁的自然觸及率,迫使人們賣廣告的行為,也讓很多使用者討厭。

  近日facebook創始人朱克伯格涉嫌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捐款三點五億美元予全國各地的科技和公民生活中心(CTCL),開設方便民主黨的投票站,左右選舉公正而被告上法院,消息令網民感到不滿。

  其實無論Parler或MeWe短期內都沒有可能威脅現有的科技巨頭,特別是功能和版面的使用方便程度,還需要一段時間改善才能滿足當下網民的需要。況且經營社交網絡有「沉沒成本」,即是多年來投入了很多回憶和累積了大量社交關係,突然搬家所帶來的損失會非常痛苦。倘若日後有服務或功能好像轉手機品牌一樣方便,可以將社交網絡的內容轉移,相信網絡移民的速度會快得多。

張慧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