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看世界——劏房管治學

  有讀過經濟學的人都知道,租管不是解決貧者住屋問題的有效方法,特別是嚴控租金加幅和租約年期,這樣只會降低業主放租意欲,減少單位供應。在需求不變下,市民反而要付高昂的租金。當公屋短期無法增加供應,當局還有甚麼辦法呢?

  作為國際大都會,香港人均居住的面積只有十五點八平方米,認真可悲。窮人一家要逼在劏房捱貴租,政府的社會福利開支變相津貼業主更是荒謬。當局經常想從郊野公園、農地棕地和大規模填海造地等入手增加土地供應,可惜遠水不能救近火,而這些想法更有「驢子與紅蘿蔔」的意味,講多過做,香港土地問題一直無法解決。

  要快速增加住宅供應,可以優先考慮修訂法例,讓空置的工廈和工貿樓按法例發展成「臨時房屋」。將未成熟重建為優質住宅的工廈,在監控下改造成有更大空間和安全的臨時居所,取締目前非法又危險的「工廈劏房」。香港早已無工業可言,工廈作寫字樓和劏房並非秘密。沒有生產力的住宅,呎租貴過工廈和寫字樓,反映資源已錯配。如果工廈業主按法例和消防要求將單位改建成臨時住宅,一年新增的供應隨時以萬個單位計算。到時舊樓劏房難有競爭力,租金不跌才怪。可是這樣會令高地價政策難以維持,香港經濟又要面對另一個危機。

張慧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