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看世界——言語治療的痛

  消委會發現本港的言語治療服務收費差異甚大,而業界的資訊透明度亦有待改善。雖然市場很需要言語治療服務,但合資格的言語治療師培訓需時,海外訓練質素又參差,未必適合母語為廣東話的港人需要。市場實在有必要建立輔助性的言語治療發展服務,讓具備基本言語治療訓練的人,也能提供前線和基礎的服務。

  除了中風後的長者要接受吞嚥障礙的診斷及治療,需要較專業的言語治療服務外,一般兒童出現的言語障礙,也可以由掌握言語發展學問的專業人士參與訓練,盡早為他們提供協助。事實上,除非是先天大腦和舌根有問題,否則大部份兒童出現的言語發展障礙,都可以透過有系統的簡單訓練回復正常。可惜香港相關的言語治療人才供應短缺,不少家長沒有能力負擔私人執業的言語治療服務,唯有排期等候政府的資源。然而孩子由確診到接受治療需時,很多人已錯過最佳的糾正時機,結果增加了言語發展問題的社會成本。

  其實最好的早期輔助性言語治療參與者,應該是前線醫護專業、社工、老師,甚至家長。問題是言語治療界的保護主義強烈,他們為了保護利益,寧可提供義務診斷和治療服務,也不願意讓其他專業人士參與言語治療,哪怕只是診斷後由治療過程所產生的鍛煉需要。

張慧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