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發「棋」想——串流平台發威

  疫情肆虐超過一年,演藝行業首當其衝的,自然是戲院。本地龍頭院線,苦撐下在月前突然宣告結業,立時哀鴻遍野。

  戲院作為電影產業的重要一環,年多來受盡衝擊,屬全球困擾,非止香港問題。遠因近因眾說紛紜,但影視串流平台趁你病攞你命,坐享漁人之利,屬不爭事實,甚至有悲觀說法,疫情過後,觀眾的觀影習慣將徹底改變,離戲院愈來愈遠。

  串流平台發威了?!要數今屆奧斯卡提名名單中,Netflix出品便坐擁了三十五項提名,比任何一家傳統荷里活大公司仍要多!其中大衞芬查執導的《曼克》便獲包括最佳電影、導演、男主角(加利奧文)及女主角(雅曼達施菲)等十項提名;另一串流平台Amazon的出品,也拿下共十二項提名。

  促成這局面,主因是疫情令戲院關閉,奧斯卡當局迫於無奈,暫時擱置參賽奧斯卡的作品,必須在本土戲院公映的慣例,此舉令傳統影業對串流平台的壁壘,立時瓦解。

  像早前談及的奧斯卡大熱《浪跡天地》,便採取戲院及串流平台同時上架的方式公演。這是否證明了串流平台威脅或甚至逐步淘汰傳統影業?

  這場大戰其實早已開始,當串流平台求內容若渴,不斷招兵買馬時(最明顯是出巨資尋找重量級導演執導,如馬田史高西斯的《愛爾蘭人》、艾方索柯朗的《羅馬》);荷里活的睡獅終於甦醒,紛紛推出自己串流平台,貫徹「內容為王」策略,迪士尼有Disney+和Hulu,環球影業有Peacock,華納媒體娛樂有HBO Max,派拉蒙有Paramount+,換言之,擺明車馬,肥水不流別人田。

  回歸老問題,戲院會否被淘汰?是耶非耶,只能等待時間證明。不過串流平台的優勢不斷增加,傳統荷里活公司亦無放軟手腳。

  有趣是,電影本身是科技產物,百年歷史裏,不斷地透過科技打破自己局限,不斷成長:從默片到有聲電影,從黑白到彩色等等。最艱難者,應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當電視面世,電影行業走向低潮,促使荷里活的黃金年代告終,但關關難過關關過。

  本地便有新戲院成立,且其門如市,關鍵是,戲院能否提供一種獨特體驗,好電影之餘甚至是好節目!有危便有機,乃至理明言。

陸偉棋——Slash族中年。畢業於牛津大學,但從電視機裏學到更多,至今電視電影既是娛樂亦是工作。從大銀幕到小熒幕,本欄月旦電影電視新舊媒體人事、行業危與機,為香港影藝娛樂事業把脈。

陸偉棋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