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發「棋」想——移民怨曲

  陸偉棋——Slash族中年。畢業於牛津大學,但從電視機裏學到更多,至今電視電影既是娛樂亦是工作。從大銀幕到小螢幕,本欄月旦電影電視新舊媒體人事、行業危與機,為香港影藝娛樂事業把脈。  觀看《上流假丈》(The Nest)時,立時便想到近期另一話題作《農情家園》,兩片何其相似,更可惜是,兩片皆票房慘淡,可能正面觸碰移民悲歌題材,猶如冷水照頭臨吧!

  加拿大導演Sean Durkin執導的BBC出品,《上流假丈》這片名改得不俗,故事背景設在八十年代英國,祖狄羅飾演從事貿易生意的Rory,決心舉家從紐約回流英國發展,美國太太Allison要放棄美國練馬師的事業,來到渺無人煙英國莊園重頭來過……

  《上流》表面是移民回流故事,貌似好人好姐,一家四口住在的古老豪華大屋,過着貴族式生活,丈夫身光頸靚,太太照樣有馬騎,一對子女入讀貴族學校,慢慢那種懸疑驚慄氣氛便浮現出來。祖迪羅的演出實在太精采了,那種自欺欺人充大頭的荒謬,竟被他演繹出一份恐怖感出來,看似安穩富貴,其實朝不保夕。Rory是典型的下流人,卻奢想過着上流生活。

  此片跟《農情家園》的年代、地點和情調均不同,寫移民生活的孤注一擲和焦頭爛額,無法融入當地生活,卻是如出一轍。但貧賤夫妻百事哀,家庭裂縫不斷擴大,《上流假丈》飾演太太Allison的Carrie Coon,翻臉反枱,拒絕丈夫以假面示人,不啻是對泡沫繁華的批判,由丈夫擴展至整個上流社會,比《農情家園》談落地生根和身份困擾等,嚴厲和深刻得多。

  移民生活是苦是甜,人言人殊,但動盪社會令人口遷移,成為人才流動的重要契機。回看美國電影歷史,移民一直是荷里活的生力軍。二次大戰時納粹崛起,不少德國導演出走美國,如費列茲朗、比利懷特和德格拉斯薛克等,為荷里活的黃金年代添了助力,且成就個人事業高峰。

  至於香港,三、四十年代,不少上海影人南來,促成香港影業的第一次繁榮期,有人在此重築上海夢,有人則落地生根另起爐灶,留下經驗和手藝,他們對故鄉的懷想正好成了創作之源,迷惘和憧憬對碰,跟《農情家園》和《上流假丈》十分相像。

  近期熱話的王家衛《花樣年華》4K修復版,六十年代香港洋溢小上海風情,讓周慕雲蘇麗珍壓抑情感,飄泊回流,正是無法言傳只能懷緬,美麗而哀傷的移民怨曲。

陸偉棋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