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發「棋」想——MIRROR和ERROR的世代之爭

  MIRROR和ERROR在社交媒體洗版,同時又霸佔了不少傳統媒體的篇幅,共十六人的兩隊男子組合,從電視平台製造了一浪接一浪的文化衝擊。

  電視台之戰,現在看來委實愈來愈像兩個平行時空,取悅兩個不同觀眾族群。MIRROR走韓式男團風格,ERROR一直都是underdog路線,兩組男團,出道只兩年,各有定位,既合作又互相競爭。可肯定是,他們從真人騷出身,習慣了爭取表現和競爭,生存和危機意識都高。

  最重要是,組成兩年,MIRROR已能在九展籌辦《MIRROR "ONE & ALL" LIVE 2021》演唱會,一連六場,完全跳出了電視平台,接受真實市場的洗禮;那邊廂,《ERROR自肥企画》一連十五集,其戲謔次文化,同時藉機解構電視文化的後設風格,製造了文化人及媒體關注,令四子人氣再上新高,連帶他們的出道舊作《花姐ERROR遊》兩輯也再受新粉絲追捧。

  MIRROR和ERROR雖在電視台突圍,但在社交媒體不斷發酵,上的平行時空,便是電視以外的社交媒體。

  以IG粉絲人數來計(截至五月二十一日),姜濤在MIRROR佔首,達二十七點八萬,其餘的呂爵安(Edan)盧瀚霆(Anson)陳卓賢(Ian)都逾二十萬;而ERROR的193,IG粉絲更達三十三點八萬,乃十六子之冠,跑贏偶像王姜濤。(這些數字,對比起大台的男藝人,仍有大段距離。)

  MIRROR吸收了很多鍾愛韓國偶像的年輕觀眾,由韓粉變為鏡粉,重新關注本地藝能界—電視和音樂:ERROR則在雜耍式的搞笑節目,雖則低俗,卻吸引了關注次文化的年輕人。

  大台一向是大眾電視,面向全港,主力在戲劇,並無特定分眾;MIRROR和ERROR明顯地把分眾為目標。主流文化和次文化互相滲透,乃是社會正常現象,尤其廣播已不限於傳統媒體,它可以是個人為單位(如走紅了的偶像),一種美學(像塔倫天奴的暴力美學),甚至是品味(王家衛式的懷舊浪漫),影響並與主流融合,產生新局面。

  這是場新舊世代話語權之爭,客觀是,他們仍依賴電視台的戲劇、音樂和綜藝這些傳統表演方式,MIRROR和ERROR可以如何繼續驅進,其他電視台如何思考這局面,未來一年是關鍵。

陸偉棋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