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
  • 16º
  • 75%
  • facebook
  • Weibo
  • RSS

忽發「棋」想——抄襲

  早陣子,成都環球博納以中港合拍片《掃毒2:天地對決》侵權為由,入稟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循民事控告身兼監製的劉德華及六家出品公司,提出索償九千九百九十九點九九九九萬元人民幣。

  環球博納起訴文件中聲稱,《掃毒2》無論人物設置、敍事結構、故事背景、人物關係、重要情節、結局表達、人物職業、拍攝表現手法、人物海報設計、片名設計、服裝設計等諸多方面幾乎是「完全」抄襲自該企業二○○六年出品的《完美情人》。

  內地影藝公司控告中港合拍片出品方侵犯知識產權,情況罕見。筆者沒有看過涉事的《完美情人》,只憑電影故事梗概略知一二,及內地新聞網刊出的兩片主要角色關係圖。

  導演阿生言之鑿鑿對傳媒表示,《掃毒2》從人物設置至片名設計等,從創作、製作及市場推廣等範疇都「完全抄襲」,既然這麼誇張,旁人應一眼就看得出,甚至是一個「餅印」!

  二○一九年公映的《掃毒2》為合拍片,它講述一對黑道兄弟「天」「地」,因一次幫會家法而反目,此後,「天」「地」兩人均離開幫會,「天」洗底從商,「地」自立門戶販毒,最後「天地對決」,雙擁而亡。

  《掃毒2》是典型港片黑社會電影,兄弟恩怨情仇屬慣用公式,由八十年代吳宇森的《英雄本色》(豪哥/阿傑),到最近的陳木勝遺作《怒火》(邦主/阿傲),舉目皆是。兄弟各走極端,正邪對立,本來就是商業類型片營造戲劇衝突的基本伎倆。

  港片以商業類型片為支柱,而類型片的特點,正是有公式可尋,例如,港片常透過警匪片,表現了對忠誠和背叛的迷思,經年累月地,這已成了港式警匪片/黑幫片的DNA。

  究其原因是,成長於七十年代的港片創作人,深受哥普拉《教父》影響。《掃毒2》中黑幫不沾毒品的設定,一如劉偉強的《古惑仔》片集,皆源自教父維托·柯里昂「盜亦有道」的家訓。

  在電影最鼎盛年代,跟風搶拍撞橋比比皆是,但未嘗有片商就電影提出抄襲指控。電影是綜合藝術,具源流,亦講創意和互相影響,正如香港黑幫片和警匪片,也曾經影響了中國內地、東南亞和荷里活。《掃毒2》訴訟剛受理,結果如何要拭目以待。

陸偉棋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