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發「棋」想——生活清談節目之難

  大台公佈,他們的年輕人清談節目,將於九月尾告終,每集半小時,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播映期長達四年,已是紀錄。

  這節目結束後,大台已沒有常設的年輕人清談節目,免費電視中,只餘另一電視台的長壽生活清談節目,他們開創了生活性清談節目先河,慢慢發展成逢星期一至五播映,主題有戀愛、靈異、消夜及爆料等等,晚晚不同。

  香港電視史上,最早的生活清談節目,該是七十年代佳視的《哈囉,夜歸人》,由女星陳維英、亦嘉和盧遠主持,佳視在七八年倒閉,原班人馬過檔麗的電視,以相同節目名再起爐灶,陳維英乃當年艷星,節目着重成人趣味,也有大膽題材,開播後不久因尺度問題被禁播,麗的有見及此,再推出《貓頭鷹時間》這純清談節目,但尺度收斂不少。後來麗的易手,節目亦跟着停播,八九年的《今夜不設防》由倪匡、蔡瀾及黃霑主持,同樣是成年人趣味,但天南地北,平衡了電視尺度和流行文化潮流。

  這長長發展歷程,可看到一點是,他們均以成人趣味為主調,踩着大眾電視尺度的鋼線,而且主持人都不年輕,如《今夜不設防》三位也是才子,當主持時已接近五十歲,但他們皆有識之士,能輕鬆掌握雅俗共賞界線。

  近年的清談節目,主持人未必一定年輕,如兩台的代表人物陸浩明和強尼已逾四十歲,但口味、話題及題目等,以年輕人為目標,充滿生活化、貼近潮流及次文化色彩。

  這類節目以「齋吹」為主,優點是製作成本低、平;同時能快速回應坊間話題,做到貼市效果。弊在,影像單調呆板,把電視「降格」為電台;主持不僅需能言善道,最好能有親和力,擅於掌控節奏和氣氛等。簡而言之,易製難精,容易流於空洞,這或許解釋了,現存的生活清談節目,為何只有半小時。

  本地清談節目,毛病是淪為低成本的代名詞,無論娛樂性和知識性皆付諸闕如,充塞air time,低收視完全反映了觀眾用腳投票。某些電視台開始把清談混入其他較受歡迎元素,最常見如教煮或試菜,邊談邊吃。節目設立特定主題如素食或名廚,或嚴選訪談人物如有機農夫或健康達人,好處是注重製作質素,但無法保證能貼近年輕人口味及關注。

  電視台的創作交白卷,彈性少而死板,但年輕人要求是即時的生活共鳴,這就是現今清談節目的局限。一本通書不能睇到老,如何think out of the box,就靠幕後高人指點迷津了。

陸偉棋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