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發「棋」想——兩齣賣座港片啟示

  陳木勝遺作《怒火》和新導演尹志文《媽媽的神奇小子》,上映超逾四十天,票房雙雙衝破了兩千五百萬港元,穩站今年最賣座的港片的首兩位。

  這固然因疫情後,市道慢慢復甦,戲院的社交距離措施亦進一步放寬所致。然而,兩片在公映策略上亦經過精心計算,兩片選在暑假末,避開了西片《黑寡婦》,《怒火》的本地警匪動作再加陳木勝和甄子丹,帶著濃濃傳統港式動作風味,真箇是只此一家。

  至於《媽媽的神奇小子》,更是一場精密執行的市場推廣,乘着奧運熱潮後的殘奧舉行日子,本來就是與蘇樺偉這題材一拍即合的最理想時間;而奧運港隊破天荒地創出佳績,燃點起對香港運動員的熱誠致意在先,港殘奧隊也成績不俗在後,無論政府、商界和民間,皆高度肯定運動員堅毅拼搏和付出的價值,沐浴於空前的亢奮中,更像《媽媽》票房的助燃劑。

  然而,以電影而論,《媽媽的神奇小子》重塑蘇樺偉的匱乏運動員生涯,本身卻是非常冒險之舉。一來,香港電影人一向對運動片題材不感興趣,林超賢拍攝單車運動的《破風》,便吃力不討好;二來,蘇樺偉天生痙攣,無論在挑選演員及處理上,難度不低。

  故此,創作人早就避重就輕,《媽媽的神奇小子》雖然有殘奧會競賽場面,但它並非一部運動員的傳記片,取而代之聚焦母子關係,像片名採用「媽媽」—母親的角度,蘇媽培育這「行得比人慢,跑得比人快」天才兒子之難。

  家庭片相比運動片,較容易處理,它不像同期的本土新作中,瀰漫着悲觀情緒,反而勵志積極,嘗試涉及廣泛議題:社會歧視、政府政策、運動員培訓及退疫運動員生計等等,應有盡有。

  商業片要把故事說好,說得圓滿可信,最重要是演員,兩位新演員馮皓揚及梁仲恆,分別飾演不同年紀的蘇樺偉,他倆把痙攣運動員的神態和跑姿,演得惟妙惟肖,令整齣戲添了極高可信度。謝霆鋒接受訪問時說,港式動作演員無以為繼,自己在《怒火》中親身演出不少動作,不自量力與甄子丹作對決,只希望延續港動作片生命。說到底,影壇要用盡各式方法培育具實力的幕前新血,實屬必須。

  香港影業進入轉型期,幕前幕後都需要新血,可惜,不少本地題材愈走愈窄,愈來愈遠離觀眾,製作條件和機會只會每況愈下。如何平衡商業元素和藝術創新,需要是有妥協亦有創新,《怒火》和《媽媽的神奇小子》類型題材雖異,相同是兩片不走偏鋒小眾路線,目標仍是追逐最大的觀眾群,現在叫好叫座,證明這條路仍舊行得通的。

陸偉棋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