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健國際醫療——醫生沒有最低工時?

  筆者曾經有一段時間不敢去離島,不是因為暈船緣故,而是當年初任婦產科私家醫生時,生怕嬰孩突然呱呱落地,來不及趕返市區醫院協助產婦分娩。醫生擁有德高望重、高薪厚祿的社經地位,但全副心神都用來照顧病人,往往無法掌握生活步伐。像要照顧住院病人的婦產科和急症科醫生,下班後更隨時候命,喜慶節日亦要將病人安危放在首位,無法享受與家人的天倫之樂,許多女醫生的生活更是「水深火熱」,要做到事業家庭兩不誤簡直難於上青天。

  大部份醫學生在選擇當醫生時,其實都不過是18、19歲的年輕學子,聰明勤奮的他們對治病扶危滿懷熱血,卻對人生規劃尚未有清晰的藍圖,並不知道未來有甚麼在等待他們。許多人是品學兼優的尖子,可能是基於對自己要求,或者是出於滿足家人的期望,而選擇醫科這個被外人譽為「神科」的科目,亦同時選擇醫生這份一輩子的職業和專業。

  筆者以前在醫學院教學時,比較着重分享生活經驗,向同學講解如何根據自身性格、嚮往,選擇適合自己的專攻科目,並衡量未來生活得失。醫生分很多種,有分基層醫療和專科,有分前線和後方,有分直接服務和支援,有分主用藥和非用藥治療手法,有分急症和非急診,不同種類醫生工作節奏並不一樣。如外科醫生在前線工作,很多時候涉及急症病人,亦要做手術;內科醫生同樣也在前線工作,但不需要動手術。另外,內科、外科、兒科、婦科和骨科,傳統來說很多時都需要處理急症,性格不喜突發的醫生亦可選擇從事行政工作,在後方提供支援。

  筆者現在成為醫療機構的管理人員,自然希望醫生們都能獲取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我身為曾經長時間在前線「衝鋒陷陣」的醫生,尤其體會到長期高壓工作只會令醫生生活變得枯燥,甚至眼見有些醫生因此對專業服務失去興趣。所以筆者致力推動醫生兼職制度,希望利用不同方法幫助醫生在有限時間最大化運用。在酌量減少醫生工時的同時,容讓他們自行決定服務時間,最重要是使醫生們能夠跟隨自己需求和意願去建立生活,同時能夠為病人提供優質醫療服務,達至醫患雙贏。

康健國際醫療營運總監

梁國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