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健國際醫療——義務家庭輔導員

  筆者初做私家婦產科醫生之時,病人數量不多,診症時間相對充裕,有時病人家庭陷入紛爭或困難之時,我曾經扮演「和事老」居中調停,更曾兼任「婚姻治療師」,成功修補病人與丈夫的婚姻裂縫。後來隨著病人數量愈來愈多,筆者「多管閒事」的時間愈來愈少。但我始終堅持,要在為病人預約手術前,與病人配偶見面,絕不欠病人最親伴侶的一個解釋。

  病人接受手術從來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個家庭共同面對的大事。我的經驗中,儘管很多時候病人自己清楚手術的程序和風險,能夠自行作出醫療決定,然而病人的家人憂慮卻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即使在一些急症下,我亦會分秒必爭,在有限時間向病人和家屬解說病況。

  雖然遭受皮肉之苦的只有手術台上的病人,但病人的丈夫、子女和親屬的陪伴,正是病人的最佳「良藥」。許多病人在面對疾病時,失去平日一貫的幹練、精明,這個時候親友可成為她的耳朵和腦袋,一起吸收資訊並集思廣益,從而理性作出最佳醫療抉擇,和有依靠走過治療與康復之路。

  很多婦科良性疾病也依賴手術治療,筆者眼見,一些媽媽在排期做手術時總是說擠不出時間來,說是要等到學校長假期時方有空做手術,說到底也是怕無法妥善照顧子女。我每每都告訴媽媽,這正是一個黃金機會去教育子女們照顧自己、照顧父母,從小培養責任感和關愛之心,以至於將來長大成人後對家庭和社會承擔。

  好的醫生不但要用藥精準,以及向病人建議合適醫療方案,更要為病人締造良好的治療氛圍,讓病人身邊人參與治療與康復的過程,以更好幫助病人在親朋好友支持下復原,早日回歸正常生活重投社會。而為病人締造良好的治療氛圍之際,醫療機構亦有責任為醫護人員創造良好的工作氛圍,讓他們有時間照顧家庭和其他自身需要,使他們在貢獻專業知識,向廣大市民提供優質醫療服務的同時,亦能過上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品質生活,建設良好的醫患關係和融洽的社會氣氛。

康健國際醫療營運總監

梁國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