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68%
  • 2022年6月26日 星期日

黃俊能 - 剖釋日圓下跌原因|大行晨報

今年三月以來,日圓表現持續疲弱,執筆之時,美元兌日圓已突破126關口,創自2002年五月以來新高,以三月低位114.64計算,下跌幅度已超過10%,對上一次出現類似跌幅已是2020年三月,即疫情爆發消息公佈後的時間。

日圓走弱可以歸納為以下三大因素:其一為經濟狀況疲弱,特別是通脹方面,二月整體消費者物價指數按年增長0.9%,同期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按年輕微改善至-1%,但仍處於收縮區域,遠低於央行2%的增長目標。相較其他主要國家平均超過5%的通脹水平,日本通脹表現料將不會對貨幣政策做成任何壓力。
經濟疫弱通脹未達標

其二為債息差距,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由三月開始計算大約上升120基點,由於日本央行其中一個政策工具是控制孳息率曲線,於央行干預下,同期日本10年年期國債孳息率只由0.15厘,輕微上升9個基點到0.24厘,可見債息差距愈來愈闊,令投資者傾向投資於較高回報的美國國債,從而令日圓需求減弱。

最後為利率差距,暫時日本通脹及經濟水平都難以改變日本央行的負利率政策,相較於其他國家定開展加息周期,利率差距開始擴闊,令日圓在套息交易之中,面對較大沽壓,除非大宗商品價格飆升令該國通脹水平達至央行目標,迫使央行改變現行策略,但暫時未見有關情況將在短期內出現。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及財務大臣鈴木俊分別表示,正關注日圓貶值所帶出的負面後果,明顯見到日本政府並不樂見日圓匯率過低,或會引發日本央行干預。加上巿場某程度已消化美國聯儲局加快收緊貨幣政策的預期,令債息差距開始變得平穩,甚至有收窄可能,雖然未能改變日圓偏弱局面,但或可以限制日圓跌勢,所以預期美元兌日圓短線或於128至130見較大阻力,加上14天相對強弱指數現已超過80,達至嚴重超買局域,短線或會出現技術回調可能,但料回落幅度不會太大,匯率波幅將會持續收窄。
光大證券國際外匯策略師
黃俊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