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17º
  • 82%
  • 2023年2月4日 星期六

黃俊能 - 美負氣價非反映天然氣大局|大行晨報

2020年4月,全球疫情大規模爆發,多國實施封城鎖國措施導致全球經濟活動陷入停頓,在供過於求的憂慮拖累下,原油價格暴跌至-38美元,出現歷史上首次的負數。負油價代表著當時供應過剩的原油儲存及運輸成本已經高於原油的價值,而來到2022年的上星期,美國西德克薩斯盆地的Waha樞紐天然氣價格一度出現負值,每百萬英熱單位一度低見-2美元,在俄烏戰事爆發後,全球一直處能源緊張的狀態,尤其俄羅斯已接近完全停止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情況下,天然氣價格出現負值是否等同於短缺問題已完全解決?

首先要了解造成今次負氣價的主要原因:西德克薩斯盆地的天然氣開採量持續上升,而美國能源信息署預計,盆地的產量將於11月達到歷史新高的超過每天210億立方米,按年增長9%。但同時,輸送天然氣的墨西哥灣沿岸快線和埃爾帕索天然氣管出現老化並需要作定期維護。另一方面,德克薩斯州海岸的液化天然氣接收站自今年6月發生火災後一直處於關閉狀態,以上因素均令西德克薩斯盆地的天然氣大量團積於盆地的設施內。天然氣的開採涉及精密技術,成本龐大,所以不能輕易停止。若中途停止後再安排重啟,成本往往高於將天然氣棄掉,所以出現生產商寧可不賺一分一毫,甚至倒貼運輸費,造成負氣價,都不想將設施關閉。而今次只是個別地區的單一事件,其他國家的主要氣價指標並未見出現類似情況。
長遠供應短缺仍存在

受歐盟開始討論天然氣價格設限,天然氣存量高於五年平均,以及歐洲入冬後天氣較溫暖的消息影響,近期歐洲的荷蘭TTF基準天然氣合約價格雖然出現較大的調整,一度逼近100歐羅兆瓦時關口,較8月時的高位下跌超過230歐羅。但筆者認為,歐洲能源短缺的關鍵時刻仍未正式來臨,現時壓低需求的方法並不可取,加上天氣影響需求難以準確預料,在未出現解決長遠供應短缺的方法出台,能源危機亦難言已抽薪止沸。
光大證券國際環球巿場及外匯策略師
黃俊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