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1º
  • 67%
  • 2022年10月4日 星期二

廖嘉豪 - 環球資產組合宜增加債券部署|花旗看天下

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在上周議息會議為市場帶來一個鴿派驚喜,預告在「下幾次」會議上有望進一步加息0.5厘,但同時表明0.75厘的加幅並不在考慮之列,相對於市場估計或出現更大幅度的加息,言論被解讀為鴿派。我們驚訝地看到,當核心通脹持續高企,並且有進一步加速的風險時,鮑威爾刪除了一個潛在的鷹派選項。

令人意外的鴿派結果還有聯儲局指,「我們沒有看到工資與物價螺旋式上升」。所謂的工資與物價螺旋式上升,簡單理解是企業將上升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工人繼而要求更高的薪酬,以抵消通脹壓力,這個循環或帶動工資與物價螺旋式上漲,通脹或進一步加劇。

今次議息結果及資產負債表將於6月開始縮減,大致符合與我們的基本預測,我們繼續預期接下來的3次聯儲局會議或加息3次,每次加幅0.5厘。不過,讀者要留意的是,我們不是完全認同局方判斷,反而較相信美國經濟目前正在經歷工資及價格螺旋式上升,只有通過顯著收緊的金融條件才能打破這循環,聯儲局政策未來仍可能進一步轉向鷹派。
長期債券估值明顯回落

無論目前的貨幣政策,在全球經濟動盪時期屬於「正確」還是「已算最少錯誤」,都有一件事是不容否認的:聯儲局已經作出歷史上其中一次最突然的「變臉」。假設聯儲局按照它所說的去做,央行將在量化寬鬆(QE)大約兩個月後開始「快速」量化緊縮(QT)。近期美國十年期債息高見3厘以上,當然,通脹復甦應該會刺激更高的債券收益率。但這會永遠持續下去嗎?30年期美國國債的價值年初至今已下跌近18%,與2020年的高位相比,累計負回報率已達34%。長期債券估值的跌幅已經相當於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最大跌幅。隨著估值明顯回落,我們看到了在多元化投資組合中,提高調整風險後回報的機會。

環球股票仍面臨不少不明朗因素,央行收緊政策以外,還有地緣衝突持續,疫情仍有變數等,長期美國國債是少數在股市嚴重調整期間,通常與股票呈負相關的傳統資產之一。過去35年,在美股下跌20%或更多期間,長期美國國債錄得平均正回報率12%。因此,不論從收益率改善角度,還是對沖風險角度,都提高了投資高質素債券的吸引力。
花旗銀行投資策略及環球財富策劃部主管
廖嘉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