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灼祥 - 從一首詩開始|人間遊戲

四月二十三日為「世界閱讀日」,「香港全民閱讀日」。閱讀,不一定是看一本書、一篇文章,也可以從一首詩開始。亦不一定要先看楊牧的《一首詩的完成》。

早前,何杏楓教授傳來一張照片,她說「在高雄駁二藝術區,看到誠品書店內置仿余光中的櫥窗佈置」,遂從窗外把它拍下來。

余光中的「至於這一盞孤燈、寂寞的見證、親愛的讀者啊,就留給你們」。

其實,燈下閱讀,不會感到寂寞的。

櫥窗上貼上詩句,在香港餐室也曾見。那是也斯的作品。年代久遠,不知道是不是《給苦瓜的頌詩》:「人家不喜歡你皺眉的樣子,我卻不會從你臉上尋找平坦的風景」。

我喜歡吃「把苦味留給自己」的苦瓜。

在每日讀一首詩(英譯:葉維廉),看到杜甫作品:「 Lingering Sun : rivers and mountains brighten, Spring Winds : flowers and grass give out scent」。

杜甫那一首詩?何福仁告之,是杜甫的「絕句」,詩首兩句:「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

疫情期間,何福仁寫下《愛在瘟疫時》,大家都戴上口罩出外,迎面而來女子,詩人說「我只能讚美你的眼睛,隔着眼鏡我仍能看到,那雙晶瑩流轉的寶石」。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