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灼祥 - 告別一個城市|人間遊戲

與一個城市道別,不是以遊客身份,是在這個城市住上一段日子,認識了一些朋友。現在,要離開了,說是離開這個城市,其實是離開這裏認識的人,而我又相信,後會有期,近乎不可能。

這個下午,陽光是那麼的和暖,倫敦熱得要命,這裏卻有着秋天的清爽。在步行街經過,商場站着兩名學生,趁着暑假,到街頭賣藝,用bagpipes吹奏起蘇格蘭的民族樂曲來。他們並不介意路人會否停下來,欣賞他們的表演,更不在意是否有人在樂器盒內,放下一鎊兩鎊。

看到蘇格蘭服飾,想起隔一條街開服裝店的Rosie,她說:「你們也可買一套蘇格蘭裙回去試試。走到街上,引人注目的啊。」

還要到威士忌專門店,買兩瓶香港沒得見的Single Malt威士忌,帶回去慢慢喝。

待會會到Peter開設的餐廳Gannet吃晚餐,他準備了鹿肉,說我們一定不會失望的。

然後去Jazz Bar聽爵士,就是不知道Rachel還是否在哪裏,唱她自創的歌曲。

可以的話,明天去打一場球。球會食物很一般,但人情味濃。去年打球遇上大雨,負責人說只打了五個洞不算數。改天再來,免費打一場。「有人帶著小狗一起打球是容許的。」負責人Paul 說。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