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灼祥 - 來到「0+3」|人間遊戲

友人從機場返回家中,自我隔離三天,自由了,可以出外吃飯了。在酒店大門下了的士,進入餐廳前,他在尖沙咀海濱長廊,拍下維港對岸燈飾,傳給我看。「這幾年住隔離酒店,住到有入住酒店恐懼症。」友人不是在說笑,他是有感而發。

二○二○年農曆新年期間,與友人一起從英國返回香港。那時,疫情Covid19 剛開始,有人開始四處撲買口罩了。我們在倫敦,已經買不到口罩了。

「那時候、可不知道接着下來的日子,會是這樣過的。」友人返回香港,還計劃過了農曆新年、到澳洲,找老友吃海鮮,打幾場高爾夫球。因為工作關係,友人把高球友誼賽推遲一個星期。待要出發,卻已經去不了。不是澳洲公民、根本就入不了境。

不去澳洲可以,友人仍得去英國。去年到英國公幹,返回香港,必須入住隔離酒店。「一住就是十四天,酒店伙食乏善可陳。但我不敢有怨言。找到回程機票,又有隔離酒店可以入住,已經不容易的了。還投訴甚麼。」

入住酒店就是十四天,已經不算甚麼。一年後,二○二一年夏天,友人沒法從英國直接乘坐飛機回港。「政府禁止英國飛機飛來香港。我離開英國,得先在杜拜住三個星期,才可以飛返香港。返到香港,這一次,要在隔離酒店,住足三個星期。疫情來襲前,從英國回來,不用一天,就可返回家了。這一次,用了四十二天。」

「要是早幾個月回來、仍得在酒店住上一個星期,再在家中隔離一星期。然後是「3+3」,「0+3」。」如今,在家自我隔離三天,友人可以與我們一起享用晚餐了。

「該去一趟日本了。」友人提議。他不怕住酒店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