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小欣 - 倪匡大哥|查乜料

倪匡大哥(對他的尊稱)的廣東話不靈光,但我聽得懂;他的字體非常潦草,考起很多校對,但我看得明白,所以每次老闆請他晚飯約稿,都會帶我去做翻譯。

他日產萬字,習慣每早八點起牀寫稿,不曾遲過,太陽落山便收工出外晚飯。黃昏六點跟他由氈湯力開始,接XO路易十三,大家爽快,三句便談妥稿約,繼而天南地北,有說不完的話題,直到凌晨二時多,兩瓶XO清零,最後各要一瓶啤酒涼快一下,便打道回府。

倪大哥有規矩,先收稿酬,兩星期後一次過交齊所有稿,收稿之日朝早八點去他賽西湖的家按門鈴,白衫黑褲的女傭手中已拿着一卷如聖旨的手稿遞過來,準時守諾。

率性、豪爽、不拘小節的倪大哥,年輕時愛打扮,一日戴了一條純銀項鏈,鏈墜是一隻立體的飛馬和獨角馬站在半彎月亮上,他見我喜歡,馬上除下來送給我,我一直珍藏。那陣子,他、金庸、黃霑、蔡瀾和很多圈中人都興起看董慕節的鐵板神數,當時我剛出道,看一次鐵板是我一個月人工,倪大哥豪氣說請我去算,當然不敢接受。

我曾想放棄寫稿,是倪大哥鼓勵我寫下去。一九八九年我創辦《頭條周刊》舉行開幕酒會,他出席支持,叨他的光,讀者和廣告商對我們更有信心,助力很大。

面對死亡他很豁達,笑說:「剛踏入二○○五年,十分開心,想如果那年離去,車頭相下面的年份是1935-2005,齊頭多好看,呵呵呵。」

倪大哥豪邁的呵呵呵,縈繫腦中。
查小欣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