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73%
  • 2022年9月29日 星期四

森美 - 頹廢式青春|星之欄

最近有朋友問我想不想青春一下,我聽後滿腦子黑人問號,不明所以。他說我們平時都是在白天出車,要不要試試在夜晚遊車河?我從前也試過晚飯後去遊車河,還吃過消夜才回家,這對我來說沒甚麼特別。

朋友說深夜出車可不同,半夜十二時駕車去遊歷全香港,尾站是一起看日出。我不禁大歎這是多麼青春的行為,令我想起從前聽聞有人會游走蘭桂坊各個夜場直至天亮,然後再飲過早茶才回家。朋友問我有沒有興趣,我立即回覆沒有,確實自己已不年輕,對於為了玩樂而不睡覺,這種頹廢式的燃燒青春,真的需要很大勇氣。除非那件事真的很好玩,否則我不會願意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我喜歡遊車河,但我認為不值得用這種方法來玩。我反建議不如大家先休息,凌晨四時起牀去看日出,有足夠休息才活動比較好。年輕時的頹廢是,即使累得半死,也要捱眼瞓,不睡覺也是一種享受。現在的我懂得享受人生,不再是那種吃自助餐為了回本而吃得肚皮爆裂的人,現在追求貴精不貴多。我追求在精神奕奕、沒有難受感覺的狀態下享受駕駛。

再者,由於工作關係,以往劇集拍攝工作總有一、兩個星期需要大夜班,工作至凌晨五、六時,看到魚肚白才收工,然後數小時後又要返回電台做節目,那種感覺實在太痛苦。因此,捱夜對我來說,只有慘痛的回憶,跟其他人的感覺有點不同。捱夜對朋友來說,是青春的回憶,而對我卻是拍劇的痛苦經歷,確實不太享受。

我的工作經歷令我對捱夜卻步,然而我不想阻礙朋友們重拾青春,於是我提議他們凌晨十二時開始出車,我則凌晨四時起來接班,然後一起看日出再去飲早茶。我還可以直接去上班,他們亦可回家睡覺,繼續享受頹廢式的生活,而我則沉醉於積極的人生。

說到這樣,忽然覺得自己充滿朝氣。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