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美 - 身外之物|星之欄

早前我跟幾個麻甩佬朋友圍在一起,看看大家身上的衣服,慢慢地開始談起時裝。我自己對衣着的要求很低,但個人有點花心,不時想換個新款式,來一點新鮮感。而我身旁的麻甩佬,一向只愛穿T恤及牛仔褲,還有一個攝影師朋友,過去十多年只愛穿拖鞋,直至婚後太太說他穿拖鞋見客不夠體面,才開始在拖鞋內加穿襪子,到最近才開始穿鞋示人。

說起衣裝,大家不期然地說疫情期間沒有添置新衣,若有一天要整裝見人,打開衣櫃看看自己的衣服,也找不到甚麼見得人的服飾。置裝機會減少的原因不是沒錢,而是沒有原因購買,反正買來也沒機會穿,穿了也沒有人會看到。沒機會展示衣裝,衣服的作用便大大減低,難道有人會在家穿起晚裝看電視?亦相信不會有人刻意買新衫,為了在視像會議中展示給同事看,結果大家這幾年也不斷舊衣循環穿。

聽起來好像有點頹廢,但從積極方面想,你可以問問自己過去幾年,在甚麼地方花費最少錢,再反思一下那些東西是否其實對你不重要。你會發現,其實你根本可以省下買衫的錢,就如我身邊兩位麻甩佬朋友,即使他們穿了新衣,我也不覺得他們的衣着有何獨特或吸引,或者我應該說,不論他們穿上新衣還是舊衣,他們也是同樣豪邁奔放和不修邊幅,那是從頹廢中顯出真性情的打扮。

若然你是一位時裝達人,即使少買一、兩件衣服,你也能展現個人品味。但若然你不是時裝達人,即使買了再多新衣,也看不出你的品味。既然疫情期間沒有置新裝,日子也是這樣過,疫情過後也沒有這個必要。

你可以檢討一下自己過去兩年的消費模式,有甚麼地方花費較以往少,例如外出用膳、旅遊、置新裝或置新車等,這可幫助你了解到自己生活中的真正需要,摒棄一些無謂的身外物。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