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智華 - 潮汕魚露浸花甲|祿祿無窮

不停食食食,周圍食,周街食,不但食出彩虹,還經常感受到一山還有一山高。

每天傍晚逛街市,多會購回肉蟹、膏蟹、青口、海魚、生蝦……回家交菲傭姐姐炮製。

大概每兩周,就會買花甲皇。

記憶中,童年時很少見到花甲,能買到的,一定是蜆,不少食到成口沙。

最滋味的,是到大笪地或廟街半踎的大排檔食酸甜炒蜆,當時已覺是「天下美味」。

不知何時開始,突然出現花甲,起初細細隻,後來大大隻,稱之為「皇」。如今,個個街市有售, 時價,大概一百元一斤,又肥又嫩,正!

舍下做法,多用粉絲芹菜浸油鹽水,又或者烚熟再凍食,以保留最原本的鮮味。

出外食,則多豉椒炒之,送酒一流也。

食吓食吓,終於碰上一種食法,正到飛起——潮汕魚露浸花甲皇(圖)。

入口又如何。試隻先……咦喂……點解可以如此美味,前所未得以一嚐噃!背後的高手,廚藝不凡,有心有創意。

我只感覺到魚露幽香,亦眼見蒜子粒及辣椒,但搞出與此美味化學作用,點炮製呢?

「碌Sir,相當花工夫㗎!先要用純水、魚柳、生抽、老抽、生油、炸蒜粒、炸紅椒團及金不換調成汁,輕煮至微暖,將揀手花甲皇放入浸三小時!」邊度有得食,日後再話你知!
曾智華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