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從心 - 疫下渴望與希冀|心從意念

新冠肺炎疫情不經不覺已困擾我們接近3年,回顧去年這段時間,本地第四波疫情已接近尾聲,坊間亦流傳着通關時間,甚麼國慶、聖誕前等一大堆渴望,惟有關希冀卻隨着接踵爆發的第五波疫情盡皆落空。

今年5月,本港染疫數字曾一度回落至近雙位數水平,那時市場又再燃起通關的冀望,但自6月底起,回報確診數字則又幾何級數反彈至9月初的過萬之數。在每天仍錄數千宗確診個案的情況下,我們又可如何要求內地政府開放關閘呢?

據內地防疫政策,只要有小量確診個案,當地便會隨即停市封城;反觀香港不論防疫措施收得多麼緊,也無法達致清零。倘若兩地通關後,疫情從香港傳入內地,既導致省市停市停工之外,領導官員更隨時烏紗帽不保;代入內地的位置,這或許恰恰是當局抗拒通關的原因,也實在無可厚非!以上海為例,一個對國家經濟至為重要的城市也可封城個多月,香港也只是區區一角,實不能妄自尊大。本地經濟已疲不能興,樓市當然不能獨善其身,市民眉頭也緊皺不開。新管治班子剛上場不久依然畏首畏尾,仍未能弄出善策良方,上周香港股市又見十年新低!

自古流傳「大疫不過三年」說法,大抵只是市井之徒順口溜。筆者翻查一些歷史,單是清朝順治皇帝,在位期間已花上6年時間,努力治控當時天花疫情,最終疫情未完結時,已不幸染疫身亡。另在明朝萬曆年間爆發的鼠疫,更經歷長達9年的「浩劫」,染疾而亡的高達數百萬之人。

時至今日的新冠疫情,本地染疫數字久未回落,官員埋怨市民不合作,但目下所見,香港市民或許曾因抗疫疲勞而有所鬆懈,但實際表現也相當忠誠追隨防疫政策。
棠記工程董事總經理
向從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