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安業 - 人才爭奪戰的中短期策略|安業興邦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向國民分享了一個小故事:九十年代,新加坡政府決定大力發展生物醫學,於是跑到世界各地的頂尖學府和研究機構,招攬最優秀的人才,利用這群「大鯨魚」培育獅城的「小魚苗」。三十年後的今天,「小魚苗」都變了「大鯨魚」,新加坡的生物醫學產業亦由一片空白衝上全亞洲的前列,是國內繼電子產業後的第二大龍頭產業。這個故事除了凸顯新加坡求才若渴的決心,亦說明了人才是產業和經濟發展的關鍵。

新加坡又出招了,最近宣布月薪達三萬坡元(約十七萬港元)的高收入外地僱員,可獲五年工作簽證;科技、藝術文化和體育領域等一流精英亦可獲長期簽證。特首李家超預告十月施政報告會有吸引人才措施出台,現在新加坡「搶韁」,有人認為是「瞄準香港來打」。

其實,爭奪人才的「世界大戰」早已開打,獅城只是其中一支「競旅」而已。例如英國為了吸引全球頂尖年輕人才,五月底便推出了新簽證計劃,只要五年內畢業於英國以外全球排名最高的五十間大學,即使未獲聘用也合資格,簡直是漁翁撒網式搶人。其他國家如日本、德國、以色列、比利時、芬蘭、希臘、紐西蘭等,不是推出引才計劃,就是放寬工作簽證,無非想留住年輕人才。

可以說,隨着後疫情時代來臨,今時今日除了最貧窮的國家,無不是在千方百計搶人才振經濟的。香港無法迴避這場世紀大戰,只能捋起衫袖迎戰。當前急務是提高引才計劃的吸引力,深圳為海外高層次人才提供獎金補貼,並提供配偶就業、子女入學、醫療保險等一系列生活配套,令人才落腳後安枕無憂,值得香港參考。此外,相對嚴格的防疫通關措施亦易令外地人才卻步,宜在控防與吸才之間取其平衡。

長遠而言,需推動產業多元化,大力推動創新科技、航運和法律專業等發展。說到底,最能吸引外地專才的就是工作前景。尤其是創科業,政府應加快河套區「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啟用,結合粵港澳三地人才資質互認標準,有大灣區這龐大市場,對海外專才可起到磁吸效應。

當然,關懷員工、重視員工身心健康的企業文化,也是賣點之一,商界在這方面可出一分力。以周大福企業為例,管理層團隊一直以「先同事之憂而憂」的態度決策,早在疫情前,他們已為員工提供彈性上班安排;疫情爆發後,他們明白同事的憂慮,馬上啟動在家工作模式,並提供不同的科技支援,盡量讓員工安心工作,所以縱然疫情多次反彈,公司運作依舊正常,達致雙贏。良好的企業文化有助挽留人才,在這場不見硝煙的人才爭奪戰中,商界也可擔當重要「守城軍」角色。
曾安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