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凡 - 年結過後 港息急跌|匯市焦點

去年底,港元利率顯著上升,其中一個月至十二個月的港元拆息皆突破5厘,其中1個月和3個月港元拆息創2007年以來新高,而12個月期港元拆息更升至2000年以來最高的5.785厘。由於港息全面上升,銀行上調港元定期利率,同時多次上調最優惠貸款利率。

回顧去年底,港元拆息顯著上升的原因主要有三個。

第一,股市資金流入。由於中國放寬防疫措施,同時聯儲局放慢加息步伐,市場風險情緒升溫支持港股顯著反彈。與此同時,香港股市的成交量明顯增加,並於12月初一度創5月以來最高。

第二,年結相關的港元需求上升。去年聯儲局快速加息導致港匯不斷觸及7.85,因此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在金管局被動干預匯市的情況下,萎縮超過70%,至963億港元左右。由於港元流動性有所減少,且港元資金在銀行體系内分配不均,最終造成坐擁較多港元流動性的銀行傾向於囤積資金,而缺乏港元資金的銀行則四處尋求港元流動性的局面。港元拆息因此顯著上升。

第三,套息交易令港元需求進一步上升。隨着港元拆息持續上升,並超過美元拆息,同時美元/港元遠期掉期點子升至溢價水平,投資者轉向買港元沽美元以進行套息。

不過,隨着年結效應逐漸消退,港元需求明顯減少。另外,由於美元/港元繼續在遠低於7.85的水平交易,以及聯儲局放慢加息步伐,市場對金管局頻密入市干預,以及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將明顯減少的擔憂降溫。因此,港元拆息顯著回落,其中一個月港元拆息由去年底高位回落212個基點至2.95厘,而三個月港元拆息更由去年底高位下跌166個基點至3.76厘。隨著港元拆息跌低於美元拆息,同時美元/港元跌至貼水水平(其中12個月期跌至2019年4月以來最低),投資者重新轉向買美元沽港元以進行套息。換言之,套息相關的港元需求減少。這亦增添港元拆息的下行壓力。

展望未來,由於聯儲局仍將在第一季繼續加息,美元拆息料進一步上升。若要美港息差收窄,我們或需要見到季節性因素推升港息、或者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減少(推升港息),又或者聯儲局掉頭減息(壓低美息)。然而,季節性因素對港息帶來的影響只是短暫的。另外,我們認為聯儲局今年減息機會不大。換言之,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可能需要稍微減少,才能令港息追上美息。若然如此,筆者不排除在聯儲局掉頭減息之前,美元/港元將反覆上升,甚至再次觸及7.85的可能。
星展香港環球市場策略師
李若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