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4%
  • 2023年6月7日 星期三

誤解聯繫匯率會錯判市場

筆者近十多年都在研究和分享市場的新常態,發現很多人對聯繫匯率下的息口趨勢都用了錯的原則,想法不配合實際的環境!當然,筆者不是金融專家,我只是發揮地產代理作為市場證人的角色,將個人見到的事實和大家分享,正如任何投資、甚至買不買樓都存在風險一樣!當然筆者的觀點同様也可能存在風險,大家可以當這是一個另類的角度去看息口趨勢以作參考!

聯繫匯率下的港元,因為和美元掛勾的關係,所以香港的金融是深受美國影響,但是到了今日複雜的新市場勢態,美國力量只能說是可以影響到香港,不過已經不能控制到香港的金融。

以P按(最優惠利率按揭計畫)來說,加息快慢的最主要因素是存貸比率,很多大銀行的存款量其實都是等於按揭量的數倍,亦可以說是沒有太多條件加P按,否則銀行要做蝕本生意了。美國息口只是會決定到息口趨勢,香港雖然可能要追隨趨勢,但往往這個延後追隨趨勢的時段都是長過加息週期的時段的。以上一次加息週期為例,美國2015年12月開始加息,直至2018年共加9次息口累計加幅2.25厘,卻在2019至2020年很快減至零息,香港的最優惠利率只是在2018年象徵式地加了八分之一厘。

而H按(銀行同業拆息按揭計畫)亦不是美息所直接控制的,雖然香港也是受美國市場利率的趨勢所影響,影響H按最大的因素是資金流,市場上銀根短缺,令銀行結餘減少,H按就會加!相反如果在美國加息之下,香港銀根仍然鬆動的話,H按一樣有機會減息的,在東升西降的大局下,自然資金滙聚令到香港進入低息期,縱使美國加息香港是受影響最少的金融中心。

事實上,影響現金流和銀行結餘的因素還有許多,並不是單純看美國的息口趨勢,例如炒家套息,炒家會向銀行借錢然後衝擊港元,令到銀行結餘下降,H按息口自然上升!但是這種加息並不是因為香港要追隨美國加息,是因為套息下炒家抽乾了香港的銀行結餘!另一個影響銀行結餘的因素是未償還外匯基金票據和債券,有關的票據是因為當資金過多湧入香港銀行體系的時候,為免資金過剩,所以政府就會增發票據去吸收了,例如2021年9月至2022年2月金管局共增發了約1200億票據從銀行結餘去吸收過多的資金。即是說如果香港沒有因為資金湧入而引起了大量的投機活動的話,那就不怕來了的資金流走,明白了以上道理大家就不會對加息過份恐慌。當然在撰稿此文的時候,美國加息可能已經大勢而去,但亦有可能會因為瑞信的事情而令市場資金需求突然加劇!是危?是機?還要看以上因素的變化!

2023年3月28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