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我還能相信他們嗎?

  在反修例風暴中,傳媒一再成為社會紛爭的主角之一。傳媒是甚麼?是一塊鏡片,讓我們看清楚事物,但有人批評這塊鏡片帶顏色、角度偏頗,側「埋」一邊,永遠追擊警察對付暴徒的場面,卻忽略暴徒對警察的暴力升級,由襲警到近乎殺警!

  像星期日荃灣暴亂,有人不滿記者一味質問警察為何開槍,而沒有報道有人從高處擲下汽油彈,令警察差點焚身以火,又不斷圍毆警察等暴力場面。亦有人責難記者「大近視」,看不到全局,兼有盲點,包括誤把阻擋警察開槍跪下的灰色背心男子作好人。有人不再相信媒體,覺得它在蒙蔽、抹黑多於反映現實,索性自己做記者,在社交網絡傳閱從不同渠道得來的照片和短片,用巿民的力量還原真相。

  更有人狠批媒體太多advocacy journalism,以新聞自由為名來鼓吹自己的政治立場,已有既定的劇本,令採訪變成場狩獵的遊戲,警察是暴徒和記者十面埋伏的獵物,看他何時墮入圈套!

  這是真的嗎?香港記者從來是令人尊敬的鬥士。無論二○○三年沙士、二○○八年四川地震,到山竹十號風球。在世紀災難和瘟疫前面,記者從未退縮過,永遠站在最前線,用他們的性命,書寫明日的歷史。即使在兩個月的反修例暴亂之中,在酷熱惡劣、槍林彈雨的險境下,記者依然奮不顧身,堅持崗位。

  記者的天職是監察政府,容易在反政府的運動中,同情示威者。無論抱持甚麼立場,記者必須公正客觀地找尋真相,而非把自己當作真相的化身。不要讓今天的激情,變成明天的遺憾,記者一樣。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