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橄欖枝,還是稻草?

執筆之際,林鄭正會見多名建制派,表明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同時新增林定國及余黎青萍作為兩名監警會成員,但不成立獨立委員會。

  消息傳出後,股巿狂升。有大好友寄予厚望會扭轉局勢。我恐怕林鄭這一撤,只會令反對派氣燄更盛,局勢更惡化。一枝表面上向反對派求和的橄欖枝,實是壓倒駱駝最後一根稻草!

  林鄭早前宣佈修例壽終正寢可以止亂,卻適得其反,令反對派得寸進尺。如今怎能旨望換兩個字就扭轉乾坤?林鄭自己不是說過,示威已經變質,無關乎修例嗎?為何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

  反對派擺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訴求中除了第一條撤回修例外,第二、三條是奪取司法權,第四條是針對警察的獨立委員會,等於奪取軍權,第五條「全面落實雙普選」等於奪取政權。連月暴亂,示威口號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甚麼是革命?是推翻現政府。暴徒掉國旗落海、高舉英國旗和美國旗,是推翻一國兩制。近日保釋中的黃之鋒赴台參與台獨活動,擺明要港獨和台獨合流。此時撤回修例有何用呢?

  林鄭聰明一世,怎會在最危急關頭,失去政治判斷力,作此無用之舉?有人說,因她得不到身邊人支持,也過不了自己一關,不肯引用最後一招以緊急法止亂,所以希望向反對派發出最後通牒——你若不收手,中央插手,就不關我的事了,就此全身而退。

  路透社的錄音是她自知大勢已去的前奏。今天撤回修例,是擺出和平友好姿態,為全身而退,寫下定調。希望我的判斷是錯的,但若推測是對的,更大動亂就要來了。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