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矯情革命

 所謂的「時代革命」,一直充滿了謊言、虛偽和矯情。

  周末夜,元朗有兩名中年漢,因政見被黑衣人打得血流披面。所謂義士不斷從左右夾擊,人多蝦人少,何義之有?當晚另外一人,被指撕走連儂牆上的便條,即使手無寸鐵,交出電話,跪地求饒,依然被打到「瞓低」。以民主之名搞革命,容不下一粒反對的聲音。

  暴徒是以「七二一元朗白衣人事件」為名,儘管警方已拘捕多人控以暴動罪名,但仍死咬不放,以反暴力為藉口,用更大的暴力,當街欺凌虐打元朗人作祭品。

  當示眾痛毆元朗人的遊戲玩完了,就有一班來歷不明的「義務救護員」從黑衣人群中湧出來,要求幫忙包紮。若要救人,你為甚麼不在暴力發生時阻止?和暴力割席?既然你和暴徒拍住上,請不要偽裝救人,為暴行塗脂抹粉。

  中年漢看穿這場戲拒絕包紮,不肯配合演出,便有記者嘲諷他說:「你為甚麼不自殺?」她是記者嗎?還是心腸惡毒的參與者?

  這場暴亂假借反修例為名,奪權為實,打人、縱火、堵路……無法無天,以任何法治國家都不能接受的特赦暴徒為訴求。焚燒國旗,高舉英美國旗,卻又不坦白承認是港獨和戀殖,一再假稱是因為政府不回應五大訴求,而被逼使用暴力。既然享受「破壞香港」的快感,拜託不要再說「守護香港」了,既然從虐待欺凌中感到亢奮,喪失同理心,就不要扮偉大,自封義士。

  假義士、假醫護、假記者、假訴求,假民主,其實是真暴徒、真幫兇、真騙子、真港毒、真霸道。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