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十九歲的悲劇

  星期日涉嫌用鎅刀刺傷警員的,已證實是十九歲中六男學生。當警員揭開其面罩時,把嫌疑殺人犯公諸於世時,我呆了,他並非窮兇極惡之徒,而是眉目清秀的翩翩少年人。一張臉浸在淚水之中,和血流如注和死神搏鬥的警員,形成強烈的對比。

  如果他被控以「嚴重傷人導致身體受到實際傷害」或「謀殺」罪,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 (一旦罪成,通常都至少判十年以上)。如果罪成,他將前途盡毀!

  他這一步已無法挽回。少年十五二十時,本是青春無敵,等待入大學追尋夢想,如今卻墜入噩夢之中。噩夢將纏繞他一生。若他被定罪,意圖殺警罪如刺青一樣,畢生難以抹掉。是誰推他落罪惡深淵?他是否上了當,犯上一生「不可挽回的錯」。

  暑假六、七月時,有政棍部署「三罷」,包括罷課,目的是將反修例戰線擴大到中學及大學,吸引更多新血。這些入世未深,血氣方剛的少年人,是便宜又好使好用的爛頭卒。

  有老師校長縱容學生在校內講粗口、貼仇警的連儂牆,當有學生涉嫌被捕,還不及早告誡其他學生,反而肯定涉嫌犯法學生的行為,把矛頭指向警員。還有,把暴徒英雄化的傳媒,帶着小孩去激烈抗爭、用粗口辱罵警員的家長,猶如推他們去死。當小孩步入歧路時,不及早拉回,警告勿超越法律和道德的底線,繼續推他們墜入深淵。

  為了政治利益、為了持續一場暴力殘酷的抗爭,你們不惜犧牲年輕一代。造成這場悲劇,你們都有份。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