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權力的誘惑

執筆之時,香港陷入一片混亂之中。我慘不忍睹,只盼暴力停止,卻深知群眾運動易放難收,即使是泛民政客都叫不停,現在是他們以不割席來保住示威者的選票。

  皆因反修例運動顛覆了由上而下的權力架構,群眾嚐到權力的滋味,很難收手。

  舉例說,一介蟻民怎想到搬些紙皮和垃圾桶,便可以堵塞馬路,癱瘓全港交通,逼令學校停課,打工仔返不到工,用士巴拿便可毀掉全港網絡最強的地鐵,土炮雨傘陣便能扼住中環政經咽喉,和警方對峙……示威者自覺:「香港由我話事!」一時膨脹起來的權力欲,令人陶醉和亢奮。

  又像近日在大學校園連續上演的批鬥校長事件。一個個和校長,在權力階梯上,在學術地位上,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小薯仔。忽然間可以在眾目睽睽下,跳上桌上,大鬧校長是狗、大撒溪錢,甚至去校長官邸噴侮辱字句。校長的「反應」,是繼續「對話」,沒有報警!黑衣蒙面學生在大學堂學到的一課,竟然是「誰大誰惡誰正確」。憑藉暴力,手握到意想不到的巨大權力,為所欲為。

  內地生在學術上威脅到本地生,但你不用和他較勁,只須指罵內地生「推倒人」,合力舉起傘陣,把他圍毆到流血,即使在校長眼下發生,校方一樣不會報警。嚇得這班內地尖子連夜搭大巴奔赴深圳逃亡。

  從前,警察查你身份證、抄你車牌不敢哼一聲,今天,蟻民可以調轉頭要查警察的委任證,甚至圍毆他,用汽油彈炸警署…

  暴力和權力成癮,很難戒掉。道德和法律拋諸腦後,任何沾手權力的人,都難以抗拒它的誘惑,群眾運動尤甚。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