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稚子無辜,良心何在

  二十一年前,我抱着不足兩磅的長女,在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裏。她的手臂比我手指還幼小,像一隻可憐的小貓,全身像針包插着或綁滿各類電子儀器,天天與鬼神拔河。女兒一出世便因黃膽超標,須戴眼罩全身照燈。然後試過感染黃金葡萄菌,需要隔離。任何微小的病菌,足以殺死她。在住院兩個多月裏,每天生死攸關。感謝醫護的悉心照護下,女兒終於逃出鬼門關。

  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是慘烈戰場,我見過一個胖胖的男嬰,因出生時缺氧,全身泛紫,醫護爭分奪秒地搶救他,縱然最後男嬰因多種器官衰竭而救不到,但醫護人員視弱猶親,絕不放棄,令我在旁看得淚流滿面。

  然而,二十一年後的今天,為何道德淪喪?為何有醫護變樣?竟有人挾持危在旦夕的BB作籌碼,和政府討價還價?有新生嬰兒的深切治療部,只有一個護士當值,負責二十多個危嬰,服務幾乎崩潰!嬰兒沒有選擇的自由,癌症病人、需要通波仔的人、急症室需要救治的病人,都沒有選擇不病倒的自由,但你有啊!在最需要你的時候,你竟然棄病人於不顧。究竟你是否把病人的性命放在第一位?

  最令人氣憤的是,有人把堅守崗位及見義幫忙的私家醫護大起底,非我即敵,散播白色恐怖。行為卑鄙。你說,封關是為救港,是為了人命,但此刻,就有成千上萬,在生死邊緣的病人需要你去救援,你為何可以視而不見?竟還自稱有崇高的理想,荒謬之極。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