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誰是奧斯卡大贏家?

許多人為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破天荒獲得奧斯卡最佳電影、國際電影、導演及原創電影四大獎項,而欣喜若狂,視之為亞洲人的勝利。

  反過來,你也可以視為奧斯卡的勝利。因為亞洲人在藝術領域上普遍存在自卑感,覺得在奧斯卡揚眉吐氣才是真本領。假如《上流寄生族》的獎是在中國金雞、百花,或台灣金馬獎上拿,大家的興奮度肯定大打折扣!

  日本天后松隆子,來到奧斯卡也只能充當大咖,十國歌手分享一個舞台,齊唱Frozen 2 《Into the Unknown》。千里迢迢,只有六秒!但大家仍覺得這是打崩頭都爭不到的機會。高以翔在悼念環節像流星一閃而過,大家仍覺得像為國爭光一樣!所以說到底,奧斯卡的大贏家,是奧斯卡自己。

  以戲論戲,《上流寄生族》比同樣講述貧富懸殊的美國片《小丑》,高了幾班。它充滿黑色幽默、驚悚、悲喜交雜、意想不到的情節發展,十分破格,都令觀眾拍案叫絕。

  但電影工業不是看個別佳作,而是看整體佈局和經營策略。奧斯卡之所以厲害,是它看到亞洲興起,便在四年前改制,令亞洲片更能在奧斯卡出頭,等於把亞洲這粒維他命丸,吞入荷里活的肚子裏,增強它自身的實力。荷里活是大吸盤,九十年代香港電影興盛,便吸入周潤發、吳宇森和徐克等人才,今天,輪到韓國片了得,便向韓國影壇招手。各國養份,像迴轉壽司轉盤上的美食,予取予求。

  當到有一天,荷里活電影以能站在亞洲頒獎台上獲獎為畢生殊榮,美國天后無懼山長水遠,以能在亞洲舞台上唱六秒,死而無憾!那一天,才算是亞洲人勝利了。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