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十三歲的記者

  疫情未遏,暴亂又起。前日「全港和你Sing」示威中,最矚目的「星」,是臉帶baby fat的十三歲記者!

  香港自以為文明先進的大都會,卻一次次眼睜睜地剝削小孩。星期天母親節,一個十三歲男童,自稱是「Student Depth Media 深學媒體」記者,置身在黑衣人叫囂、警察如臨大敵的危險示威現場,可憐十三歲男童,緊握着記者證當護身符。「深學媒體」名不見經傳,它究竟是甚麼?任用十三歲兒童當記者,是否合法?想問政府有沒有部門,負責規管媒體?如果有傳媒請十三歲記者去採訪,並發記者證給他,那個部門去管?想請教記協,男孩的記者證是否有效?如果無效,記協會否發聲明澄清?如果獨留兒童在家都算違法,那麼任由十三歲孩子在隨時會爆發示威衝突,以及誤墜法網的示威現場,父母有沒有疏忽照顧的責任?男童的母親,事後還洋洋得意地說,由得未成年的兒子當記者,是「面對下千年難得一見大場面」,打仗也是大場面,是否要讓兒子去當娃娃兵?

  保護兒童是文明社會最起碼的道德責任。法例不許十五歲做童工,不許獨留兒童在家;不許十六歲前發生性行為——哪管雙方是自願的,不許管有少於十六歲的兒童色情照片,不許十八歲以下看三級片。因為社會要保障兒童。兒童心智上未成熟,容易接受有害心智的訊息,容易作出傷害自己的行為。好一場由幕後黑手操縱的荒謬鬧劇!反映教育、家庭、媒體,政府在保障兒童上,千瘡百孔,過去被拘捕的七千人以上,逾四成是學生,我們忍無可忍了。再如此傷害兒童,良心在哪?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