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黑詞語

  反對派是文宣高手,在反修例運動中,一直操縱了話語權,連巿民和建制派都不自覺用了敵人的語言,用其精心設計的包裝紙,掩飾滔天大罪,其中三大遺害最深的黑詞語如下:

  一、私了:彷彿圍毆者和被毆者有私人恩怨,用黑幫家法,私下了斷,和他人無關……但這完全是錯的!被黑衣人圍毆的巿民,例如被打至重傷的陳子遷律師,他和黑衣人互不相認,無仇無怨,只因不滿被無理堵路,便被暴徒重擊頭部,用雨傘刺大動脈。事後他及家人更被起底,網上欺凌,又像綠衣大叔被燒至重傷。這絕非私人恩怨,而是公然謀殺!黑衣人欲騎劫香港人,扼殺巿民出行及言論自由,藉這些殘酷畫面,散播黑色恐怖,令全港噤若寒蟬。

  二、裝修,像滿黑色幽默,無傷大雅,其實是赤裸裸的刑事毀壞,恍如黑社會恐嚇手段,令反對者屈服,最經典是美心太子女伍淑清,只是在聯合國批評反修例運動,其後美心集團便遭黑衣人搗亂、燒毀,食客被驅趕,無法無天。一句「黨鐵」將港鐵污名化、肆意破壞。「裝修」破壞的不僅是死物,而是耗盡心血累積的財物,剝奪巿民使用的權利,令全港滿目瘡痍!

  三、警民衝突,示威經常演變成放炸彈、襲警、堵路,甚至向警察割頸,和擲汽油彈入警署……但有些新聞報道卻稱之為「警民衝突」,將其漂白。暴徒不是因事故和警察起衝突,而是有計劃、組織、預謀犯案。稱暴徒為巿民,是混淆視聽,妖魔化制服暴徒的警察,以便大條道理罵警察襲擊「巿民」!

  反對派藉這些潮語,誤導巿民,美化邪惡的暴行,我們必須拒絕跌入其語言陷阱,重新掌控話語權!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