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痛我辰衝

  忽聞尖沙咀樂道老牌英文書店辰衝被指欠租三百七十一萬元,業主入稟,要求交欠款及舖位。四百萬非小數目,賣多少本書才賺四百萬?

  我的心一直往下沉,辰衝打開我眼界,是培育我的寶地。中五那年,我從母校慈雲山協和書院,來到繁華璀璨的尖沙咀,拿出省吃儉用儲下的零錢,買下一疊英文書,其中一本天書改變我一生,教我讀書方法!我記得它叮囑我不要死記,要把書本知識濃縮在一疊小卡片之上,隨身攜帶。要考驗自己能否隨口講出重點。考試前清空自己,不要抱書死啃。

  這薄薄的天書如一張飛氈,令我輕鬆跨越神經兮兮的會考,獲得不錯成績。此後,我視辰衝為朝聖之地,路過尖沙咀必入去吸收靈氣。入大學後,我多從大學書店或圖書館吸取英文書養份。後來改去Page One等新派英文書店,和辰衝漸行漸遠。

  當Page One光輝時代過去,黯然落幕之際,辰衝不動如山,當我以為它會天長地久地守護着英文書這片寶地之時,欠租消息傳來,令我有不祥之感。

  對辰衝的致命第一擊,恐怕是九七回歸,許多外籍人士遷離,少了穩定客源。第二擊,是教科書供應商競爭者林立,而大學書店佔去一大巿場;第三,數碼時代殺到,智能手機搶走紙本巿場。

  科技巨浪湧至,淘汰無數行業,書是其中一個亡魂。去年暴亂和今年的疫症,是壓倒駱駝最後一根稻草。我愛書、哀書,無能為力,痛也。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