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為何香港沒有反種族示威?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爆全球示威浪潮,聲援美國的運動,如怒火蔓延各地,連美國盟友如英國、澳洲和加拿大都有大型示威,怒火燒至德國、法國,亞洲的韓國及日本東京……

  唯獨以維護人權作號召,延續大半年的反送中運動發源地——香港,卻水盡鵝飛,香港缺席本世紀最重要的維權示威,為甚麼?

  說穿了,這次聲援黑人的全球反種族示威,是抗議美國政府蔑視黑人平權,有示威者怒而焚燒美國國旗!偏偏,美國政府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有力支持者,同一面美國國旗在香港,代表人權自由的天堂。如今,天堂變地獄,你叫反送中運動的支持者,情何以堪?

  弗洛伊德之死,徹底暴露了香港這場運動的雙重標準。口號喊得漂亮的反送中示威,究竟是維護美國政府的政治利益?還是維護屬於普世價值的人權?

  另一個更難堪的原因,是反送中運動一直鼓吹歧視內地人,煽動分化和仇恨。支援黑人的全球示威者相信:「黑人的命也是命」、「你的痛苦,是我的痛苦」。香港的示威運動,剛剛相反,一直把暴徒的快感和英雄感,建築在受害者的痛苦之上。凡非我族類、持不同意見,便遭欺凌和虐打,歧視和分化。這種hate crime正是聲援平權的全球示威所深惡痛絕的!

  還記得運動期間,在機場有示威者禁錮和圍毆內地記者?在科大有內地同學被暗算?中環有說普通話的金融才俊被黑衣人拳擊?至今,還有不歡迎內地人,只招呼香港人的「黃色經濟圈」。你可以想像,如果今天在美國,有餐廳表示不歡迎黑人的「白色經濟圈」,會遭到怎樣的後果?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