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學生犯法,誰人負責?

  隨着反修例運動的犯法疑犯被告上庭,運動對社會深層次傷害陸續浮面。受害最深的是學生。本周二, 十四人被控去年八月參與深水埗警署外暴動,十人是學生,三人無業,一人是廚師,年齡由十四至二十八歲。亦有小學教師楊博文襲警罪成,入小欖還柙。可見教育失守,有些學校變成罪惡的溫牀。

  難忘去年訪問一班警嫂,她們含淚訴說,孩子在學校飽受欺凌。有老師在堂上公然咒罵:「黑警死全家!」孩子困惑地問:「為甚麼老師會詛咒自己?」有警察幼兒受不了壓力而尿牀。

  不少學校瀰漫着反中仇警的氣氛。有校長被認為走得「不夠前」,被師生用粗口鬧爆。有學校社工故意戴黑口罩作政治表態。有警察的兒子不斷在學校被同學問:「你爹哋是否警察?」他毫不猶豫地說「不」,以謊言對抗荒謬。在學校手冊,警察子女不敢填家長職業,以免被針對。

  有教師警嫂,一天駭然發現在TG網民,有人煽動去圍攻油塘警察宿舍,群組的管理員,就是他的學生!她請求學生不要去,但學生推說,我不去,別人仍會去……這位警嫂說,在學校九成的老師是黃絲,她被孤立及歧視。在班房,有許多同學肆無忌憚喊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或貼標語或寫在白板上。作為老師,她努力在虎口上拯救學生,不要誤墜暴動的陷阱,但有學生坦言,自己險些被捕,因此和家庭鬧翻,離家出走。

  反修例運動至今,近九千被捕人士中,近四成是學生,可見學生受毒害甚深。救學生,就是救家庭,救社會,刻不容緩!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