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遊戲變了, 你還拿着舊玩具?

  國安法趕在七一國慶前僅一個小時實施,像生死時速的烈火戰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香港引入全新軌跡,並佈下天羅地網,把反中叛國行為,一網打盡。

實施國安法之時,港獨派未知細節,紛紛宣佈解散在港組織,在台灣及外國繼續活動,他們完全低估了北京要徹底剷除港獨的決心。當公佈細節之後,才知海外反國安法活動一樣難逃法網,除非你永遠不踏入國土。

  面對這全新的遊戲規則,不少反對派仍依着舊劇本在街頭賣藝,人老精鬼老靈,愈老江湖的政客愈惜身,尹兆堅叫大聲公,成為七一首個被綁索帶拉上警車的議員,但絕不會蠢到觸犯國安法。有立法會議員在銅鑼灣擺街站,膠箱塞滿一疊疊紅衫魚作餌,希望有水魚上釣,撈埋最後一趟肥仔水,可惜一早已被警察驅趕,像無牌小販走鬼。

  難道他們不知國安法已通過,不能再周街劏水魚嗎?只是金錢的誘惑太大,說到底,爭出鏡,順便搵啖食而已,不是做烈士。

  大勢已去,令昨天的暴動像盤點清貨,作為七一黃金檔期的「台慶劇」,竟然沒有巨星落場,赤膊上陣的全是無名小卒的茄喱啡,玩的都是舊玩具和舊戲碼,掘磚、堵路、縱火、把落單警打至血流如注、用雨傘擋着不光彩的犯法勾當。

  然而,國安法只是一把屠龍刀,去年的暴亂如烈火焚城,反映許多香港人人心未回歸。真正的回歸不是一個儀式、一場宣誓、換支國旗就水到渠成,國安法只能做到震懾效果。要達到國泰民安的真回歸,必須要人心歸順。這是一個漫長的陣痛過程,恐怕以十年計的大手術和慢慢調理,才可達標。

潘麗瓊


hd